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李达康x欧阳菁】我的老婆二十岁4

北边飘来的小彩云:

肝 甜 文 得 心 应 手






“我是汉东大学金融专业的,你搞一个京州商学院是不是标准差太多了。”欧阳菁不满的把专业书一收,“课堂上哪有听课的,不是玩手机就是睡觉的。”


“你读一大学想插班,不去这儿你想去哪儿。”李达康杯子一放,挑了本专业书翻了两页,放的远些看了看主编,合上书丢回茶几上,“正好,你去念书就住宿舍,别成天在这边跑。”


“我就知道。”欧阳菁把包一丢。


“你又知道什么了?”李达康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欧阳菁,“行,就算我要送走你成吗,快点收拾,别到时候落东西还要来回跑。”


“叔你太不仁义了,怎么说在法律意义上我是你老婆啊。”欧阳菁塞了件衣服进去,“而且离得也不远,你不怕我跟那些小年轻搅到一块儿去啊。”


李达康抬眼看了她,“别对自己有那么高自信,你这个性格,也没多少人能容忍的了。”


“叔,你这意思是你委屈了呗。”


李达康横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睛看欧阳菁,看了会儿就迷糊过去,他太忙了,但凡有点休息时间就急忙睡过去,梦里的故事发展总能够不按轨迹,他梦见大学时候欧阳菁的活泼开朗转而就是林城时候的分裂隔阂,恍惚间什么都模糊起来,只听见欧阳菁一个劲儿的说些闲话。他一怔,揉揉眼睛,猛然醒过来。


“叔那你总得送我过去吧。”欧阳菁拉好行李箱。


李达康打了个呵欠,“又不远,自己坐公交去。”


 


“行,欧阳菁,我跟你说,跟室友相处把脾气收收,你这脾气别到时候三天两头跟人起刺让人给下毒。”李达康把行李箱从后备箱拽出来,“我跟你说话你听见起码回一声。”


“嗯。”


“这样,等会儿你自己把寝室收拾好。我等下有个会,就不过去了。”李达康略微检查了一番,“东西都带好了是吧。行啊,别跟别人说我的事儿,也别告诉别人你认识我。”


“嗯。”欧阳菁数着生活费,“叔,那我可以去找大路玩儿吗。”


“找他玩儿个屁,你俩有什么好玩儿的。”李达康关上后备箱,“好自为之啊。”


恰好欧阳的室友经过,瞅见了欧阳菁立马跟欧阳菁打起招呼来,“这位是?”


——“我叔叔。”


——“她爸爸。”


欧阳菁李达康对视一眼。


——“我爸爸。”


——“她叔叔。”


李达康闭了闭眼,“她干爹。”


室友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李达康和他手上四万多的名表。


 


“这事儿是越抹越黑了。”李达康头疼的看着京州市市政论坛再一登顶新帖,李书记包养女大学生信息坐实,下面图片是李达康送欧阳菁上学的图片,欧阳菁带一棒球帽,一张小脸埋在阴影里。


高书记再次发来贺电,“英雄惜英雄。”


惜尼玛勒戈壁。


高小琴发来山水集团过节优惠活动信息。


陈清泉有言,“书记,团战吗?”


战尼玛勒戈壁。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沙书记!


小金匆匆在小本本上记下,“英雄难过美人关,书记涉水进了山。”


 


李达康忙了一周,险些把欧阳菁这事儿给忘了。一进屋见着欧阳菁大言不惭的趴在沙发上看韩剧,李达康看了眼手机,原来是周末,他放下包,取出茶杯灌了口水,“这周怎么样?”


欧阳菁哎呀一声,才爬起来看见李达康,“你吓死我了,你走路没声啊。”


“我问你这周过的怎么样。”李达康给水杯填满水,放下水杯,走到沙发边上想拿遥控器,想了想,欧阳菁的确也就周末回来所以就没想着跟她抢电视了,欧阳菁捏了把瓜子,翘着脚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叔,我不想住校了。”


“挨人欺负了?”


“我就是觉得有代沟,毕竟不是同龄人。”欧阳菁转头看了眼李达康,欲言又止的模样。


李达康用手把茶几上零落的瓜子皮扫进果盘里,他歪道在沙发的另一边,“你总得习惯,你就是这个年龄的人。”


“有些事儿还是变了。”欧阳菁把瓜子一把放下,谁也不敢欺负她,毕竟人家都明白欧阳菁后头有个“干爹”在撑腰,但是不代表人家不给她眼色看,欧阳菁没朋友也没劲,除了上课就是玩儿手机,她给王大路打电话,王大路来过一次,陪她在小饭馆里头吃烤鱼,欧阳菁吃的满嘴是油,王大路看着觉得好笑,给她擦了嘴巴。这么一出让人撞见,欧阳菁更里外不是人。


“我不住校了,反正我不住了。”欧阳菁耍起小性子来,“你要是不让我住这儿我就去找王大路。”


“唉不是。”李达康眼皮一掀,“你觉得这句话哪点能够威胁到我?”


欧阳菁闹就闹,李达康懒得陪。


他往沙发上一倒,太阳穴就突突的跳,平时事儿多,脑子里头那根弦绷的紧,稍有放松,浑身就像要散架一样。欧阳菁见他这副模样,也就没说什么了,她自觉吧电视调到财经频道。


“你怎么不看韩剧了?”


“我是学金融的,也得看看财经新闻。”欧阳菁剥了个橘子,想了想,一半塞给了李达康。


李达康剥了瓣橘子塞进嘴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搞好经济是国之要务。”


“好好好。”欧阳菁听起李达康的大道理还是不耐烦。


李达康索性就不说了,他吃了半个橘子,还想吃,自己又起身拿了个橘子剥了,欧阳菁嘟嘟囔囔的抱怨,“我剥橘子还知道给你一半,你剥橘子就一个都吃了。”


“那你不会说你要吃啊。”李达康拿了个橘子给她,“你说不就完了。”


“这事儿不用说吧。”欧阳菁手里头塞了个橘子,塞的她气鼓鼓的。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李达康理直气壮的。


“你不说我不也知道给你嘛。”欧阳菁气不打一处来。


李达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本来也没想吃,你放我手里我想那就吃啊。”


“你爱吃不吃!”


欧阳菁一走,李达康也坐起来,“谁给你惯这么个臭脾气,没大没小。”


这气一直生到晚饭,吃晚饭的时候欧阳菁也没好气,倒是杏枝缓和了气氛,说今天的炒西葫芦是欧阳菁做的,李达康一听立马夹了筷子西葫芦,吃了一口沉默了会儿,“欧阳菁,我是真想夸你,但我觉得要是这水平我夸你就是害你。”


欧阳菁气上加气,“不爱吃别吃。”端着西葫芦就倒进垃圾桶,“我再给你做菜我就跟你姓。”


李达康一盘算,“李菁是个说相声的。”


欧阳菁一个白眼翻过去,“这日子没法过了。”


李达康吃完饭出门查勤查岗,他出门的时候欧阳菁就趴在窗户上看,“杏枝姐,他每天都这么忙吗?”


十年如一日。


欧阳菁看着挂在客厅里的巨型京州市发展规划图,每次李达康谈到工作,眼里的笑意都真真切切,她端着杯红枣水趴在窗户上想。


其实,李达康认真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


她总是想要惹李达康生气。


为什么李达康总是对她格外抗拒呢。


照理说,他不应该更喜欢一个年轻的她吗。


欧阳菁捧着热乎乎的红枣水想着,还有一个半小时,李达康就会结束他的常规查岗。


 


可是这一回,李达康去查岗,一整晚都没有回来,也没有接电话。


第二天,京州市市政论坛终于有一条新帖子代替了原有置顶帖的位置。


这帖子让李达康更头疼。


副市长丁义珍不要脸,带着假名跑路啦。



评论

热度(100)

  1. 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北边飘来的小彩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