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太太的lofter账号:皮仔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一物降一物

x1988:

大结局太虐了,于是瞎写了一个全员ooc的智障文,但其实智障的只有我。


cp:高祁,沙李,侯海,赵陆


太可爱了的梗来自张老师夸许亚军老师!




-


01.


结束了第n次的汉东官方扯皮大会,高育良拿下眼镜,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会上他又一次提出了汉东人事任用问题,又一次被沙瑞金打着太极划水过去了。而且就着这个问题,沙瑞金顺势批判了他在美食城犯下的历史局限性错误。


“为什么达康同志就没犯这个错误呢?”


“对比,触目惊心啊。”


沙瑞金语气沉重的说。


高育良看到一旁的祁同伟张张嘴,要不是自己一个眼神飞过去不知道又要说什么。


02.


“老师,凭什么啊?沙瑞金为什么这么偏袒李达康!”


等回了办公室就剩师生二人,祁同伟迫不及待的为自己的老师打抱不平。


高育良用怜爱的目光看着祁同伟,心中大为感慨:你说这人,脸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就是个傻子呢?


高育良摸了摸他的后脑勺,“同伟啊,你能不能多学学人家侯亮平?”


你看看人家那个智商。


祁同伟很委屈。


这是老师不知道第几次当着自己的面夸侯亮平了。


他第一万零一次的感慨上大学对自己宠的没边的那个老师去哪了。


高育良看着他委屈的表情叹了口气,抖抖手里的文件,头都不抬的说,“行,那没事你就先走吧。”


祁同伟胃里一拧,心中嘀咕,这都到饭点了就不留人吃饭啊,哪怕让一让也行啊老师!


过了半晌高育良一抬头,看他还站在眼前,有些诧异,“还有事?”


祁同伟只得耷拉着脑袋,闷闷不乐的拉长声音说,“没事了,老师。”


然后在高育良如炬的目光中出了门。


03.


下了会后,沙瑞金极其“碰巧”的碰上了同样刚刚下会的李达康,于是问道,“达康同志,要不咱们骑自行车去?顺便跟你了解了解近期的工作情况。”


白秘书在后边听到这句话脸都绿了,再一次为自己老大贫乏的约会借口而感到绝望。心中疯狂呐喊:沙书记啊这一个月您都约达康书记骑六次自行车了!关键今天才七号啊!您没看出来达康书记腿儿都遛细了么!


白秘书心里苦,他现在听到自行车三个字腿就开始发软,但脸上依旧很敬业的面瘫着。


幸亏李达康意志坚定,他看了看表,口气抱歉却不容拒绝的说,“沙书记,不好意思了,这马上有个光明区开发项目的会,我得去主持一下,下次吧。”


沙瑞金点了点头,“你去吧,还是工作重要。”


白秘书在心中为李达康竖起了大拇指。


04.


李达康在会上狠批了孙连城一顿,本来心情开朗了许多,结果出门正好撞见祁同伟迎面走来,瞬间感觉自己脑袋大了两倍,脑仁隐隐作痛。


整个汉东领导班子里可能就祁同伟没意识到,自打他对自己手里这一票动了心思,天天围着自己忙前忙后之后,高育良看自己的眼神就越来越高深莫测了。今天开会时候还不动声色的给自己下绊子,多亏沙瑞金救了场,才让他不至于当众下不了台。


迁怒,绝对是迁怒!想到这里李达康有些恼火,自己养的小狼狗看不住还能赖别人啊!


他于是也把这点怒火转移到了祁同伟身上,脸拉下来了,毫不客气地说,“祁厅长,你还是不要在我身上下功夫了,我不像你的老师,我对你是有原则有底线的。而且我的看法是很客观的,改变不了。”


说完也不管祁同伟的表情,一甩手就走了。


祁同伟被李达康怼的莫名其妙,一脸问号,自己还没来及开口人就走没影了。按理说最近自己也没得罪他啊,就差把他当爹供起来了,也不知道这又触到他哪根神经了。


祁同伟摸不到头脑,正在原地摸着下巴琢磨呢,就听到由远及近传来一个原本五大三粗,却刻意掐成很温柔的声音。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亦可呀,上次咱妈包的那个饺子真好吃,下次能不能换你来给我送啊?”说完发了张空盘子的照片。


“亦可呀,我最近新学了一首诗,我给你读读啊”说完发了个长达六十秒的声情并茂朗读诗歌的语音。


“亦可呀,明天下班有时间吗?我买了两张电影票,咱俩看电影去啊?”说完贴心的把接下来的西餐店也订好了。


赵东来对着手机腻歪来腻歪去,一口气连发了十多条语音。祁同伟本来就被李达康怼的莫名其妙,再看到赵东来对屏幕一脸花痴相,继而联想到老师对自己冷冷淡的态度,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他怎么看怎么不平衡。


祁同伟故意没躲开,赵东来也没注意,一下子就撞到了祁同伟身上,他诶呦一声,这才舍得抬把头从手机上拔出来。


一看是祁同伟,他赶紧道歉,“诶厅长,真不好意思,没看着您,在这站着干嘛呢?”


“没事没事,”祁同伟笑的一脸温柔,“正找你呢。”


赵东来一看祁同伟的表情就隐隐感觉没好事,十分警惕的问,“祁厅长,什么事啊?”


“最近有个任务,要去W省调研学习一个月,组织正好决定派你去呢。”祁同伟和颜悦色的说。


“这事一般不都是省厅派人去吗?!”


“组织比较信任你,所以决定是你了。别问那么多,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吧明天就走。”


赵东来非常震惊的质问他,“祁厅长,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祁同伟表示无所谓,“不会啊,不光不痛还美滋滋的呢。”说完便走开了。


 


05.


训完赵东来,祁同伟拐进了厕所。


他抱着脑袋思考了半天,从哭坟到锄地,楞是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开罪了李达康,于是他打定主意,决定去跟自己老师请教一番。


刚要开门,就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祁同伟心情不好懒得打招呼,干脆又退回了隔间打算等人走了再出去。


谁知这人磨叽了半天,竟然是进来打电话的。


“喂?”


一听这熟悉声音,祁同伟一个激灵就打起了精神,他连忙竖起耳朵仔细听起墙角来。


“嗯..嗯..我知道...你也别多想,没有你我也会和欧阳菁离婚的。”


祁同伟激动地就差直拍大腿了,他是没想到一心只想搞建设的李达康也腐化了呀,同时心里非常得意,掌握了他这个把柄还愁自己那一票?他连忙掏出手机来录音。


“我懂,我懂你的心思,但你得给我点时间接受吧。”


“我这毕竟刚离婚,你让我缓冲缓冲。”


祁同伟越听越激动,都想冲出去晃着李达康的肩膀让他把电话那头的名字喊出来。


“我知道,我知道,”李达康笑了,“行,那我下次再汇报工作时候再详细说,好,沙书记,再见。”说完挂了电话又低声笑了两声,才推开厕所门出去。


祁同伟绿着脸把录音删了。


祁同伟被最后这句话里的信息量震惊了,浑浑噩噩的出了厕所。回了家一晚上脑海中都在飞快地过弹幕,最后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他早上醒来第一的念头就是,这么重要的情报一定要赶紧告诉老师!他连忙冲到高育良的办公室,却被告知高育良去开会了,要一会才能回来,让他在沙发上等一下。


祁同伟心急火燎,恨不得现在跑到会议室里趴在高育良耳朵旁边把这个惊天大八卦告诉他,哪还有心思坐在沙发上等,他干脆站在门口等着。


谁知这会这么长,祁同伟站在门口等着等着就困了,再加上昨天晚上被沙李二人吓到一宿没睡踏实,等高育良的时候他靠着门框居然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窸窸窣窣的人声,又好像听到了谁低沉的笑声。祁同伟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一抬眼就看到自己的老师正面无表情的站在身前看着自己,他连忙站直了身体,高育良看他醒了,点点头说,“你来的正好,我正好有事找你。”


祁同伟被他这么一打岔,也忘记自己的八卦,乖乖跟着老师进了办公室。


刚才可能是错觉吧?他想。 


06.


祁同伟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偷看老师手机的,可是他实在太好奇了。


高育良把他叫进办公室没十分钟,秘书就敲门说有人要给高育良交份材料,于是高育良让他先坐会,自己出了门。


百无聊赖的祁同伟看着桌子发呆,脑海中乱糟糟的不知道想些什么。


忽然他发现自己老师的手机忘记拿了,他本想给高育良送过去,可看着黑漆漆的屏幕却犹豫了。


就一眼,祁同伟花了不到一秒飞快地说服了自己的良心。看了看四下无人,拿起了高育良的手机。


祁同伟做贼心虚,手上胡乱翻着,不知划到了什么,点进了相册。


高育良平时不怎么摆弄手机,相册里只有几张照片,祁同伟瞄了一眼,突然愣住了:相册里最新一张居然是自己白天靠着门框睡着的照片。照片里的自己正大张着嘴,睡的毫无形象,就差流点口水了。


他再往下看,照片下面备注里只有四个字:太可爱了。


 


07.


深夜。


侯亮平忍无可忍,发出今晚第二十次的怒吼:“祁同伟你要是再笑的像个鹌鹑似的别怪我不客气!我侯亮平不是爱生气的人可是我生起气来不是人!”


陈海连忙拦他:“诶猴子你干嘛!你把凳子放下!”


祁同伟完全无视二人,自己在角落依旧嘿嘿嘿的笑着。


陈海感慨:“已经一晚上了,人可能是疯了。”


侯亮平眼里冒火,突然一揽陈海的肩膀:“走海子今晚我们外边睡去不要管他了。”


说着就把陈海往外边拖。


“等等猴子我没拿睡衣!”


“拿什么睡衣你小不小气?你啥样我没见过!咱俩天天一起洗澡呢!”


“那开个双人间啊!”


“开什么双人间!陈海同志你怎么这么铺张浪费!咱俩开一个单人间凑活凑活得了!”


“???”


 


 



评论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