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太太的lofter账号:皮仔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沙李】回头

BCT:

退休老干部的日常。
————————


田国富约沙瑞金去逛一逛光明区新开发的长街古镇。
他挎着小布包站在沙瑞金家门前,等他收拾好出来。

老沙今天怎么这么磨叽,田国富看着手表想。
门突然打开了,沙瑞金穿着白色衬衣加灰色套头羊毛衫走出来,后面跟着穿同款的李达康。
田国富心里咯噔一下,要糟。

沙瑞金笑着说:“老田,达康在家里无聊,就跟我们一起去吧。”
李达康跟他打了声招呼。
田国富看着他俩肩并肩站在一起,心里想:我能说不吗?

他们三个人坐上了公交车。
田国富选了个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下,旁边坐着沙瑞金和李达康。

路程很长,午后的暖阳洒进公交车里,照得人昏昏欲睡。
田国富倚在车窗上睡着了,还微微打着鼾。
他睡得正香,却被突如其来的一个颠簸震醒了。
田国富眨着眼睛侧过身,看到李达康的头已经歪到了沙瑞金肩上。

公交车的颠簸还在持续着,李达康睡得很熟,但他的头却蹭着沙瑞金的衣服慢慢往下滑。
沙瑞金是醒着的。
他轻垂眼帘,看李达康的脸因为重力挤压而变形,不由低低地笑了,但他压抑着肩膀的颤动。
沙瑞金抬手托住了他的下巴,轻柔地把李达康的头扳回肩上。

大片的阳光照射在他们身上,将他们的头发染成了白金交辉的颜色。
沙瑞金为李达康整理好翻卷起的衬衣领口,他偏头看见田国富在看这边,便对他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田国富转头翻了个白眼。

————————

终于到了长街古镇,他们走在街上游览店铺,觉得这地方开发得不错。

“这些建筑用的都是木质材料,无污染很环保。”田国富为他们念着游客手册。
沙瑞金点了点头,李达康说:“古镇的人流量挺大的,能带动绿色GDP增长就好。”
沙瑞金突然笑了:“还惦记着你的GDP呢。”
“忘不了。”李达康认真地回答。

李达康以前逛过几次古镇,但从来都不是以游玩的性质。
难得放慢脚步,他看到许多艺人展示的玩意儿,倒想凑近观察一下了。

沙瑞金跟田国富聊着天,田国富正说着,他却突然站定回头。
“嗯?达康呢?”
田国富愣了一下,他四处看了看,一眼发现了李达康高瘦的身影。
“那儿呢。”他指着泥人摊,李达康正在看小贩做泥人。

等李达康回来,沙瑞金拿湿巾纸给他擦了擦额角的汗,才继续跟田国富说话。

他们走了一会儿,一路都在聊天。
沙瑞金觉得有点口渴,稍微地舔了下嘴唇。

田国富这次留了个心眼,他看李达康的脚步慢下来,又走开了,就留意着他的动向。
沙瑞金像有心灵感应似的,又突然回头问他:“达康呢?”
田国富瞥了他一眼,让他看杂货店:“那儿呢。”

李达康买水去了。

田国富走在后面,看沙瑞金和李达康默契地在前面走,他静静地喝着水。
过了一会儿,沙瑞金第三次回过头问:“哎,达康呢?”

田国富已经不想理他了。
李达康就站在沙瑞金另一边,堪堪落后半个肩头。

日头渐落,他们开始往回走,去正门搭公交。
李达康看着远处嬉闹的孩子们,不知道在想什么。
沙瑞金看着他,转身对田国富说,我去一趟洗手间。
田国富说行,我和老李等你。

远处的孩子们跑走了,李达康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沙瑞金不在,他左右看了看,对上田国富的视线。
“瑞金呢?”

“……”

田国富拿出手机,默默地走到一边给易学习打了个电话。
“老易啊,你能出来陪我喝杯茶吗?我得缓一缓。”

这么多年,他早该料到了。



评论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