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

浪花一朵朵(校园衍生) 第九章

猪小胖:

第九章 乱点鸳鸯谱

祁同伟失了恋,一颗骚动的心无处安放,四处乱走,走来走去就到了高育良老师家。做做家务,修剪下盆栽,再窝到沙发上看会儿书,心就安稳多了。高育良也不管他,给了他一套家里的钥匙,随便他折腾,晚上不爱走就住着。就当家里来了个田螺姑娘,如果干满一个月就发点工资。

周六一早祁同伟晨跑到高育良家,洗个热水澡开始做早饭,高育良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同伟啊,这段时间怎么不见你出去约会了。"高老师明知故问。

祁同伟把煎好的鸡蛋盛到盘子里,"唉,我早被人甩了。"

"有点失落?"高育良越过报纸看他。

"嗯,这是我初恋啊。本科的时候忙着挣钱了没谈过。"祁同伟又开始煎面包热牛奶。

高育良当然不信他的话,哪有人第一次恋爱就玩这么大的。就算是初恋,梁璐和高小琴哪个算你初恋情人啊?

祁同伟把做好的早饭端过去,"高老师,听说您要当政法系副主任了。"

高育良放下报纸,微笑着,"从哪听说的?"

祁同伟坐下抓起面包,"都在传。"

这学生什么都好,就是爱四处打听。

"不要听外面人乱说,以后有疑问直接问我,我是你老师。"

"哎,"祁同伟抓抓头发有点尴尬。本来想着高老师上位了以后能给自己推荐工作,这么看估计没戏了。算了,安心吃饭吧。

"他们传的不准确,我不是要当副主任,赵立春副校长找我谈话说的是要推荐我当正主任。"高育良故意等了会儿才说。

"啊"祁同伟差点被牛奶呛到。

"梁主任从政去了,他的职位空缺,学校希望我能补上。"

"恭喜您了,老师!"

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高育良心说,脸上的笑意却更明显了。"谢谢,不过你过几天可能又要再跟我说一次恭喜。我快要结婚了。"

"什么,咳,咳..."祁同伟终于被呛到了

高育良站起来绕过去帮他递纸巾拍背,"小心点,就这么替我高兴吗?"

祁同伟抓住高育良给他擦嘴角的手,"老师,您说真的?"

高育良很满意他脸上的惶恐,"当然是真的。我考虑过了,我年纪也不小了,又要作系主任,有个家庭是好的,有帮助的。"

祁同伟表情像要哭坟,又不敢再说什么。他坚持着吃完饭,还洗了碗才走的。高育良都有点同情他了,不过这还不够。

祁同伟白天努力保持常态,不让别人瞧出狼狈来。夜深人静时却绷不住了,给精神上师打电话。电话通了,却不知道说什么。

"喂,说话。"李达康嗓子有点哑。

祁同伟憋了半天,小声地说,"高老师今早跟我说他要结婚了,我有点害怕。"

李达康稍微一想就知道是赵立春搞的鬼,这叫失去才知拥有的美好,套路。

"怕个屁啊,你和你导师那点破事咱们学校谁不知道。哪个女的敢嫁给高老师?就算她不知情,嫁之前她不得打听打听,打听完了她还愿意嫁吗?"这个祁同伟真是当局者迷。

"别说那么难听嘛,我和高老师之间是纯洁的师生关系,从来不会关着办公室门谈话。"

李达康被他气笑了"是,你们都是关着家里门乱搞。"

"师兄注意文明用语,早点睡,不要乱搞到太晚。"祁同伟快速挂断电话,把李达康的怒吼掐断在无线信号里。

"达康,你刚才骂人的表情好可爱。让我想起一句诗..."深夜造访的赵东来看来不是来送夜宵的,是来送死的。

赵东来在分手后依然关心他,本来有点感动的,可是念诗不能忍,这是原则问题。

"闭嘴,你脑子进水了?不要念诗,不要念诗,我说过一百遍了。你是智商低么,记不住?"

李达康又点燃一支烟,继续写剧本。他又何尝不是当局者迷,赵东来是喜欢他才显得笨拙,后来看清了,不喜欢他了,立刻变得伶牙俐齿起来,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此刻的赵东来对着灯下美人,烟雾中朦胧的李达康只想念两句诗,又不敢,忍得好辛苦。

评论

热度(125)

  1. 无粮莫方猪小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