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太太的lofter账号:皮仔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包安】开车检票,请自觉嘀卡。

書箕:

乘往包安站的旅客请注意,乘往包安站的旅客请注意,您所搭乘的小骚包】已进站,请乘客有序上车,自觉嘀卡。


本班车拒绝搭载未成年人,请自觉遵守!么么哒~❤






 



  • 捆绑:这红调和你真配



 (不要一言不合就飙车,咱们先暖暖车,对引擎好。)


 


一天晚上,两人都忙活了一天之后,都显得有点筋疲力尽。但对对方强烈的思念让累得一沾床就马上能进入深度睡眠的两人,都强打着精神给对方打电话。


“喂,宝贝儿,我太想你了……”电话一接通,包奕凡便迫不及待地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


“我也是。”安迪揉了揉有点发酸的太阳穴,嗓音里满满的都是疲惫。“今天碰上了个难缠的客户,让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安迪想起来今天那个咄咄逼人的客户,发酸的太阳穴甚至有点发疼。


“真难为你了……”包奕凡收拾了一下散落了一桌子的文件,起身踱步到房间,提着电话,“啪”地一下就将自己摔到了床上。


听到闷闷的声音,安迪回过神来,有点担心地问道:“怎么了?”


“想你了……特别想你……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安迪早就对这直白露骨的话习以为常,但不可置否的脸上还是染上了几朵红晕,接着脑海里不其然地便浮现了肉腾腾的骚包子的躯体,安迪觉得当下大脑就发麻,甚至有当机的趋向。


“怎么不说话了……”包奕凡脸朝下地将自己摔倒被子上,声音闷闷地,配上他原本就厚实低沉的嗓音,安迪觉得名为“性|冲动”的人类本能,透过耳朵传送到大脑的声音,被唤醒了。她对于这样的自己有点恼羞成怒,对着电话那头娇嗔了一句:“你真是太讨厌了。”


“我只是诚实地对你传达出你对我的吸引力!”包奕凡趴在床上,笑得贼兮兮地,脸上的酒窝像是灌了蜜一般甜腻。


“讨厌!”


“宝贝儿,”包奕凡抬起头,发现了房间的床头柜上摊着前些天公司秘书给他送来的这个月的各种请柬,一叠厚厚的邀请函被一条如玫瑰般妖艳的红绳捆绑着。包奕凡一挑眉,想到了些什么,然后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邪魅的笑,“现在你方便视频吗?”


“怎么?”安迪听到包奕凡的问题后,立马起身对着靠在门边的仪容镜整理了一下发型。


“想看看你的样子。”


“ok”


于是两人接通了视像电话,包奕凡已经伸出长手臂把床头柜上的请帖捞了过来。将捆着请帖上的红绳解了下来,然后放在了安迪视线范围之外的地方比对着。


“接通了,怎么又不说话。”安迪对着屏幕上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包奕凡发出了疑问。


“想着……”包奕凡对着安迪又是一抹魅力无边的微笑,安迪甚至觉得自己快要醉倒在他的酒窝里头。“这红调和你可真配……”


“红调?你错了,我只喜欢黑白灰。”


“唔唔唔……”包奕凡竖起一根手指,对着屏幕左右摆动,表示反对:“你喜欢和你适合是两码子事。”


“所以?”安迪觉得自己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宝贝儿,明天我们玩好玩的。”包奕凡想着心里的打算,连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


“我怎么觉得你一脸的不怀好意,”安迪睨了屏幕中不知道沉醉在什么里面的男人一眼,“像一只满腹奸计的狐狸。”


“错。”是一只满腹奸计的发|情的狐狸才对。包奕凡对着屏幕中的摄像头亲了一口,说道:“明天见面了再说,晚安宝贝儿。”


“神神秘秘。”安迪一脸怀疑地看着男人,对着屏幕说了句“good night”就挂了电话。


包奕凡看着绕在手指之间的红绳,又笑了起来。


 


 


 



  • 架空行走:别……别动了!太深了!



 (注意了啊,发车了!)


 


整整一个星期没见的情侣,一见面就天雷勾地火,电闪雷鸣。还没来得及走进房间,2201的房门一关,两人便开始动起手来。


包奕凡抚摸着全身颤抖的被他抵在门板上深吻着的安迪,看着她眼神迷离还有些不好意思地躲避,他觉得,都这么多次了,小女人怎么就还是这么害羞呢。


修长的手指拨弄开黏贴在燃烧着情|欲颜色的汗湿脸庞,包奕凡眯着眼睛,看着急促喘着气的安迪,心底一阵阵的都是灌了蜜一样的满足。


分神环顾了一眼四周,唔,得找个舒服的地儿,于是大掌一托,便将迷离中的人儿挂在了身上。


“宝贝儿,我有点迫不及待了。”两副火烧一般的身躯毫无间隙地贴合在一起,包奕凡感受到的是想要“破口而出”的欲望。


安迪每次沉沦在情|事中便会只剩下喘息,包奕凡看着一脸有些迷茫的小女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包子……包子……”安迪双手环着包奕凡的脖子,迷迷糊糊地低喃着爱人的名字,她不知道为什么这只劲诱惑她的肉包子,怎么还没有动作。


“别急,乖,别搂这么紧实,松开一点,我脱不了裤子了。”包奕凡有些好笑地抬手拍了拍爱人的小屁股,让她意识回笼些。


怀里的人儿似乎从迷离中回过神了些,于是听话的稍微松开了一点距离,好让包奕凡有接下来一步的动作。


包奕凡单手托住了挂在身上喘着气儿的娇躯,另一只手便是去解自己的皮带扣,不知道是因为急切过头还是身上人儿贴得过紧,他解皮带扣的动作有些困难。感受到被火灼烧一般的小腹,包奕凡蹙眉“啧”地一声,便放弃了和皮带扣的争斗,裤链子一拉,找到了出口,手一提,便把硬铁般的欲望耸立了出来。“宝贝儿,你真是有办法让我方寸大乱。”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额头早就镀上一层细汗,包奕凡心底暗暗唾弃了一下自己:出息。


接着,他大手一拉,绕过裙子,直攻圣地,将最后的防线拨开了一边,温柔地研磨着圣地的入口。感受到了足够的湿润,他这才忍着一鼓作气,一战到底的冲动,慢慢地将自己的欲望推进了那神秘之地。


“呜!”安迪紧紧地闭着眼睛,感受到下腹传来的满足,她身体先是一抖,然后环着包奕凡的手本能地收紧了几分。


“哈……哈……宝贝儿,喘不过气了要……”脖子上毫无间隙的搂抱,下|身毫无间隙的融合,以及抵着自己僵硬结实的胸口处那股舒适的柔软,包奕凡真想就这么死去算了。他喟叹了一声,看着右手边的客厅沙发,选定了目标后,托着身上如软蛇一般的小女人,往客厅走去。


    “别……别动了……呜……太深了!别动……”结合处因为走动而带来不可回避的磨人的动作,安迪喘着气,哀求道。


“不动怎么行,”包奕凡听见爱人嘴巴中呢喃着的哀求,心情大好,他忍着就地解决她的冲动,笑着亲了亲她同样汗湿的脸庞,“宝贝儿,还是说你喜欢站着的。”


“呜!讨厌!”安迪听到他的调笑,不由得皱着眉头不乐意地嘟囔了一声。


“真可爱!”包奕凡看着对自己撒着小泼的爱人,“吧唧”一下在安迪的脸上落下一记响吻。


 


 


 



  • 醉酒:欲拒还迎



(上一条车速有点快,这一条咱们停一停服务区让大伙儿缓一缓,荤素搭配,健康美味~❤)


 


包奕凡还记得当初普吉岛安迪醉酒之后的反常,于是一直不肯让她多喝。每次那些不得不去的聚会餐会,他都会不厌其烦地一再嘱咐:能不喝酒就别喝,挡不住了最多也就只能喝一杯,要是实在不行,就拉老谭顶着。


两人工作的地方相隔太远,他没办法时时刻刻都陪着她,心底总是担心着。


安迪最近在有意识地记下了她和包奕凡之间的纪念日,她知道,对于人际交往,她还有很多事情得学习,而这些女孩子家心思的东西问老谭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最合适不过的当然就是同住在22楼的姐妹们。


今天22楼举行小餐会,名头是曲筱绡给起的,说是庆祝姐妹们都找到了自己爱情的归属,要好好庆贺一番。当然,既然是以姐妹聚餐为名头,那就没男人们什么事情。


五个女生分工合作,很快一桌子色香俱全的菜肴便一一上桌。邱莹莹嗷呜一声率先提了块糖醋排骨,顾不得烫,就变哈着气边说:“好哈(吃)!真好哈(吃)!”


“邱莹莹你饿死鬼投胎啊你!”曲筱绡一边一脸嫌弃地看了一眼邱莹莹,一边和小关摆好了碗筷。


“你慢点啊!”关雎尔把碗递了过去,以防邱莹莹受不了嘴巴中菜的热度而吐出来。


安迪看着姐妹们闹腾着,会心一笑,接着想到了最近困扰着她的事情,于是趁着人都落座了,便开始问起来:“过几天包子生日,我该怎么给庆祝?”


“哎呀!包总生日!咱们给他弄个生日派对呗!”最先开口的是邱莹莹,她最喜欢热闹了。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呢邱莹莹,人家过两人世界,你凑什么热闹呢!”曲筱绡夹了菜的同时还不忘损一句。


“小蚯蚓啊,要是你给应勤过生日,小曲去当电灯泡,你愿不愿意啊!”樊胜美一边解下围裙,一边笑说道。


“才不呢!”邱莹莹夹了点鱼肉到关雎尔碗里,“好吧!我明白了,那安迪姐,你自己有什么特别想要去的地方吗?”


曲筱绡一听,当场又是一个白眼,“邱莹莹,你究竟有没有好好听问题啊!这智商我都替你觉得丢人了!”


“怎么又说我!”邱莹莹瞪了一眼曲筱绡,一脸愤懑。


“莹莹,是包总的生日,不是安迪姐的生日,你应该问包总喜欢什么地方。”关雎尔一旁提醒道。


“哦!对哦!”邱莹莹茅塞顿开,“那安迪姐,你们可以去包总喜欢的餐厅,布置一顿浪漫的晚餐,然后看一场甜蜜的电影,最后送上精心的礼物,这不就可以了吗?”


安迪笑了笑对着邱莹莹说:“唔,这个可以,但是我觉得有点普通,像是走流程一样。我想要给他过一个特别一点还有舒适一点的生日,毕竟最近他一直在忙,我不想他太累。”


曲筱筱听到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包大哥那样的呀,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短,除了一样!”说着还竖起了一根手指,在在座的姐妹们面前略过了一遍。


“什么?”大伙儿都留神着曲筱绡的答案,唯独只有樊胜美在边上笑得一脸明了。


“你们问樊姐,她肯定知道。”曲筱绡撩了一把众人后,果断将后续抛给樊胜美,自己便埋头吃了起来。


“小樊,你有好主意吗?”安迪看了一眼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樊胜美,好奇问道。


“我赞成小曲的,包总啥都不缺,就缺你主动。”


“我主动?”安迪一脸不解。


“安迪呀,咱们姐妹有话敞开说,你和包大哥爱爱的时候是不是都是包大哥主动的?”曲筱绡话一出,两个小姐妹当场便红了脸,尤其是初涉情事的关雎尔,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红着脸托了托下滑的眼镜,脑内不其然地便浮现姚斌的脸。哎呀,不害臊!这是关雎尔偷偷在心里骂自己的想法。


安迪仔细认真的想了一想,好像的确是,“所以说他生日,换我主动?”


“有个有情趣一点的说法,叫做‘将自己打包成礼物,送给他’~”曲筱绡边说,边扬开手,一副享受的模样。


“可是……”这就让安迪为难了,“我不会。”


“亲爱的安迪啊~人类的求知欲是无穷无尽的,不会,就学呗!”曲筱绡往嘴巴里塞了几口蟹肉,嗯哼~味道不错,“你这么聪明,一学就会了!”


“再不济,你就喝点小酒,壮壮胆子!”樊胜美也在一旁出主意。


“可是他不让我喝酒。”安迪笑着说道:“大概是之前有过一次经验,他命令禁止我喝酒。”


“啧!安迪你是不是傻呀!他不让你外头喝,是怕你吃亏!要是你们两个人关在房间里,怕什么?”曲筱绡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说道。


安迪想着,或许这也有道理,于是保留意见,适当采纳。然后,这个话题暂时告一段落,姐妹们又闹哄哄地继续饭局聚餐。


 


包奕凡生日那天,他还以为会在机场看到安迪接机的身影,结果却没看到人。他心底浮起了丝丝如小媳妇儿般地委屈,但还是听了安迪的指示,直接去她家等她下班,因为在他上飞机之前她说,自己今晚会有个紧急会议,让他在家等她回来再出去庆祝。


好吧,有个太能干太工作狂的女朋友,也是罪过。满肚子的委屈同时,心底还记恨了老谭多一分:哼!万恶的资本家(hello,小骚包,你也是资本家!)。


包奕凡下飞机之后想着可能安迪正在开会呢,于是便没有打电话给她,自己乘着分公司的车飞奔到欢乐颂见自己的爱人。


他来到了2201房,按开了密码锁,进入眼帘的是一片昏黄的灯光,他的视线一下子就定格在坐在办公桌后的小女人。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晕染,还是背景播放着暧昧的爵士乐,包奕凡觉得,自己的小女人今晚有点不一样,


“怎么,不是说有个会议?”包奕凡脱下外套,搭在一旁,径直往安迪的方向走去。


“站住!”安迪如女王一般双手搭在椅子的大手上,迷离着一双眼,看着此刻在她眼中肌肉喷张,荷尔蒙爆棚的某颗肉包子,安迪暗暗吞了口口水,然后开始一颗一颗解着自己身上的衬衣。


“……安迪?”包奕凡乖乖地等在原地,却看见小女人开始眼神迷离地看着他,并且动作缓慢地解着自己身上衣服的扣子,一股灼人的热度立马开始汇聚在小腹之中。


“你站在那儿,不……嗝!不准动!”


好了,他知道了,这个小坏蛋背着他犯戒了。包奕凡佯怒着看着已经脱掉衬衣,露出了精致的玫瑰红胸围的小坏蛋,忍着小腹处烧人的灼热,咬牙说道:“小坏蛋不听话了!?”


“嗝!你不准说话!”安迪又打了个酒嗝,开始脱自己身上的A字裙。


包奕凡心底一阵好笑,得了,还不准说话了!我就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对于安迪这么主动的挑逗行为,他还是喜闻乐见的。于是包奕凡咪咪笑着,双手在胸前交叠着,像是一个等待着看好戏的人,静静地等待着小女人下一步的举动。


“你……嗝!你怎么都不说话呢!”没听到对面的动静,安迪依旧迷离着眼睛,停下脱裙子到一半的动作,翘着手指指着面前的男人。


包奕凡有点哭笑不得,平时句句在理,事事逻辑的小女人,喝醉酒倒是不讲理了起来。他都快要被她折磨地欲火焚身了,却还是乖乖听她的,就是怕好不容易小女人主动一回就给吓回去。


“那我该说什么?”包奕凡回答道。


这时候安迪已经略显艰难地脱掉了A字裙,露出了底下包裹着神秘地带的同样精致的玫瑰红小内内。“就……嗝!就说,好不好看……你上回说了,我适合红色,嗝!”


真要命!包奕凡低咒了一声:该死的!之后便不管不顾地跨步到已经有点站不稳,需要借着桌子的力量才能站着的小女人,一把拉了过来便是一记深吻,吻得怀里的小女人急促地喘着气。


“真讨厌!”安迪被吻得全身都酥麻了,只能摊在包奕凡的怀里,低低地埋怨了一句:“不是说让你站着别动吗!”


“等你动作完,我都要爆炸了!”包奕凡说着还那下腹的僵硬顶了过去。


“流氓!嗝!”安迪被他顶得一阵颤抖,“不行!你得好好站着!”


“可是今天我生日,应该我说了算!”包奕凡没好气地又埋头在安迪的脖子处,啃出了好几颗鲜红的草莓。


“可是我要主动!”安迪嘟囔着,不愿意他在脖子处留下痕迹,“不准啃这里!”


在听到安迪的前一句话后,包奕凡整个身体都颤抖了一下,所以说她是打算自己主动一回来给他亲和生日?


“哼!讨厌!不主动了!”说着,安迪还软绵绵地想要推开烙在身上的铁块,不乐意了:“为了今天,我还请教了小曲她们,哼!不领情就算了!”


“嗯哼~”包奕凡听到真相后,笑得像只得逞的狐狸,脸上深深的酒窝里满满的都是蜂蜜,“宝贝儿,你现在这是叫欲拒还迎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包奕凡你讨厌死了!”安迪一边想要推开抱着自己的包奕凡,一边还得借着他的力量撑着无力的身躯。


“哪有,你明明就深深地爱着我。”说完,也不让安迪反驳,深深地封住了专门为他准备的红唇。


-------------------------


TBC


-------------------------


今天補完原著包安的部分……


啊……我要為這塊荒地開荒!!!!


有沒有和我一起開荒的小夥伴!!!請“哞——”兩聲!!!【喂喂!


剧版我骚包还没上线,


简直寂寞空虚冷_(:з」∠)_


里面是按照原著的人物设定去写的,等到剧版的骚包再立体一点,我再多产粮!


我的意识形态里面呢,怎么说,之前姚关设定篇说过了,这部作品的人设普遍都优缺点并存,所以在这里,除了我实在受不了的直男【】——【】点之外,所有角色都保留意见,因为知道肯定随着剧情发展,角色会有不同的表现。(我为什么这么反感【】点,除了剧中表现真的过于内啥之后,还有就是昨晚补原著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不能忍的情节,反正后面你们会看到的,我不剧透。)


这里是段子文,大人们的恋爱嘛~所以一上来就开车【。


和姚关走小纯情小清新可是两条不一样的路线呢~


喜欢荤的伙伴们可以看我的包安线,喜欢素的可以看我的姚关线~


当然你要是喜欢荤素结合我当然无限欢迎!




之前看到有小伙伴说看了我的文被拉入姚关邪教,我简直感动得哭了出来!!!!这说明我的粮还是有营养的对不对!!!【恸哭。


为了你们的留言!我会加油的!


姚关大概明天会更新,这里呢,会不定期啦~想到了有感觉了就写!大家也可以仔细留意,我见缝插针地给我大姚关发糖hhhhhhhhhhh


具体对小骚包的感觉请参照我上一条~


这个是段子文,等到正剧里头出现多一点骚包的戏份我再考虑开短篇~


有兴趣的同伴们可以留意一下~靴靴你们!


好了,为了开荒,我真的好拼_(:з」∠)_


五点多了呢……死去睡觉了【。晚……阿不,早安~!

评论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