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沙李/高祁/侯海彩蛋】当看到自己的同人文时(一发完)

阿布汪汪汪:

脑洞来自 @颜言_不欺暗室Wowkie Zhang 


*欢脱向 OOCwarning


*主沙李高祁,最后有侯海彩蛋


 


1.当李达康看到自己的同人文时


李达康斜倚在沙发上看新闻,杏枝握着个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眼睛都快黏在手机上了,还一边傻乐。


“杏枝?杏枝!看什么呢看得那么入迷?”李达康叫了几声杏枝才回过神来,“去,帮我倒杯水来。”


杏枝只好放下手机,去厨房的路上还嘟囔了几句。


李达康赶紧趁机瞄了一眼杏枝的手机。


——汉东论♂坛


光明区信访办又出什么事了?杏枝的事情还没解决?


不对啊,那杏枝怎么不和我说说呢还一个人看着手机傻乐。该不会是人民群众编了些懒政干部的顺口溜和打油诗放到网上了?


李达康琢磨着应该是这样,懒政干部不作为,老百姓最痛恨,网络论坛是民意集中表达的地方,他这个市委书记是该好好上上网了解了解人民的意见了。平时自己也忙,就像杏枝说的,他这个市委书记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去了,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得运用些当下的新媒体新手段不断剖析自己反思自己嘛。


李达康折腾了半天终于找到那个论坛注册了个号,一边感慨着“革命道路总是曲折前进的”一边打开了飘红榜首的帖子。


——【沙李高祁】汉东政局观察(有车)


按说这沙李配的传言不该在民间传播这么广啊,李达康等着加载时想了一下,这群众都是怎么想的呢?对汉东的政局他们又有什么想法?高祁是指高育良和祁同伟吗?怎么,他们这对师生凑在一起有什么传说?


李达康看了几行,这位同志的文笔还真不错,看起来像是做文字工作的,娓娓道来,对汉东最近发生的事也挺关注熟悉的,时间线索捋得清晰。


等等,为什么我和沙书记在林城骑自行车的事也写进去了?标题的有车是这个意思吗?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李达康越往下看越觉得……


这写的沙瑞金和李达康……怎么这么腻歪……


李达康歪了一下头思考,我平时和沙书记是这样相处的吗?沙书记信任我,我当然也不能辜负他的信任,况且沙书记平时温柔和气的,比高育良那个老狐狸好相处多了。这怎么就腻歪了?难道我生活作风有问题?


想到这里,李达康赶紧坐直了身子,打起精神看下去,党员干部要深刻地进行自我检讨。


——“沙瑞金毫不含糊地吻上了李达康的唇,温柔地浅尝辄止却霸道地在这个人身上留下自己的气息,就像是宣示主权的雄狮,侵略性的眼神一寸寸扫过李达康的唇、喉结、衬衫扣子……”


“啪。”李达康一把扣下了手提电脑的屏幕。


什么玩意儿!


 


半夜,李达康脑子里一遍遍回放着那行字,他的脑子快控制不住想象沙瑞金吻上自己的情景。这可不行这可不行,这简直生活腐化。


他爬起来摸了手机,躲在被子里打算看完那个帖子。


看完就没事了吧,看完就好。


 


然而李达康那天晚上,彻夜未眠。


 


“达康同志,你这是怎么了,昨晚没睡好?俩黑眼圈,都快成熊猫了。”沙瑞金笑意盈盈地看着李达康,还用手比划了一下。李达康困得快栽到地上去了,扯出个透着点傻气的笑容:“是啊沙书记,昨晚考察民情,看看群众对我们工作的一些意见,就不知不觉熬得晚了。”


“达康同志有这个觉悟好啊,下次我还得提点提点其他干部多学学你,老百姓的意见太重要了啊。不过达康同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再努力工作也得保证睡眠。”


“沙书记,您这话深刻啊。”李达康总算睁全乎眼睛,看着这位省委书记意气风发精神奕奕站在自己面前抿着唇笑得……


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宠溺!


——“沙瑞金宠溺地看着怀里的李达康,手指一寸寸抚过身下人的肌肤。”


“达康,那和我说说你昨晚考察民情的结果吧?”沙瑞金看李达康有些走神了,出声唤回他。


——“沙瑞金一边轻唤着他的名字‘达康’一边纵情地印下属于自己的一个个烙印。”


李达康的耳朵腾地红了,他站在原地有些无措:“不、沙书记我……”


沙瑞金挑眉看着他的反应:“嗯?”


——“沙瑞金宽厚有力的胸膛贴过来时,李达康只觉得自己要被烫伤了,这么热,这么暧昧,这么让人沉沦。”


“沙书记、我的水杯落在车上了。我去取,回来再给您做个汇报。”李达康说完这句话几乎是转身就跑了。只剩下金秘书站在身旁拿着李达康一贯用的水杯,身体前倾保持着一个递的动作,愣愣地看着李达康的背影。


“达康同志总是这样风风火火蹦蹦跳跳的,来,把水杯给我吧,我替他拿着。”


 


李达康抱着公文包心有余悸站在走廊上,这都是什么事啊!沙书记今天怎么偏偏找他!李达康揉了把自己的脸,打算平复一下心情再去找沙瑞金。


可是好巧不巧,走廊那头偏偏来了高育良和祁同伟。


“达康书记,站在这里做什么。怎么不进去?”高育良微微弯了弯嘴角,一脸温文儒雅的样子,他身后祁同伟的眼神就黏在他身上没挪过。


个虚伪的老狐狸。


“祁同伟还真忠犬啊。”


等等,忠犬?????


李达康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怀疑李达康拐弯抹角骂自己是狗,祁同伟的眼神马上变了:“达康书记,您是不是对我的工作有什么不满意?我……”


“同伟。”高育良伸出一根手指制止了祁同伟忿忿的发言,“达康书记,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同伟今天是来跟我汇报工作的。况且,同伟是我的学生,我和我的学生亲近一点,没什么毛病吧?我们之间的来往没有违反党的规定吧?达康书记啊,不要以有色眼光看待我们身边的同志啊。”


李达康看着笑得一脸云淡风轻却眼神深沉的高育良,瞬间感觉自己太阳穴在突突地跳。


——“高育良把祁同伟按在沙发上,勾着他的领带,压抑着隐忍沙哑的声线说道:‘同伟,我一点都不希望你是我的学生。你说,哪个老师会对自己的学生存着这么龌龊的心思呢?’”


“达康书记,可能我有些工作做得不好,我检讨,我反思,可是您也不能这么说我吧。”祁同伟还是忍不住小小声地叨了一句。高育良扫了一眼过去,祁同伟马上乖乖噤了声,站在高育良身后像只无害的小宠物狗。


——“祁同伟醉眼朦胧地看着他的老师,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脸颊酡红傻气地轻喃:‘老师、老师……老师……我只做你一个人的小狗,整天跟着你,你……喜欢吗?’高育良吻了吻祁同伟的鼻梁、眉间粘腻的汗:‘好,你以后就是老师一个人的花花。’”


李达康突然觉得浑身恶寒。他举起手止住了面前师生二人接下来的话:“育良书记,祁厅长,我想解释一下,刚刚我没有骂祁厅长的意思,这个我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不说了,我先去开会。”


李达康拔腿就走。他一点都不想再回忆刚刚他脑海里蹦出来的字。


祁同伟看着李达康匆匆离开的背影,眼神满是受伤委屈:“老师,刚刚达康书记的意思……”


“李达康是个政治家,他不会意气用事仅凭好恶来逞一时口快。”高育良眯了眯眼睛,眼神玩味起来,“李达康和沙瑞金的关系很不一般啊,说不好是不是沙瑞金的意思,是对汉大帮有什么意见。”


 


李达康坐在位置上,眼神一直盯着沙瑞金眼角的褶子,深邃的眼睛,厚实坚毅的侧脸,饱满的唇线,突出的喉结,延伸进白衬衫里优美的肌肉线条,宽厚的胸膛,有力的臂膀……


“达康书记。”沙瑞金带着点宠溺的轻笑,看着李达康,直直望进他的眼里。


“诶。”李达康那一瞬间有些茫然地睁眼,而后又低头不好意思地笑了,“沙书记。”


沙瑞金又开口道:“达康书记昨晚看了很多老百姓的反映,各位同志,我们身上担着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重担,对人民群众的意见应当多加重视,我们要贯彻群众路线,达康书记就贯彻得很好,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李达康的耳朵红得都快晕上脸了,他满脑子乱哄哄都是昨晚看到的文字。


浑身燥热。


 


2.当高育良看到自己的同人文时


李达康秉持“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这么烦恼”的原则,顺手把那帖子转给了高育良,并告诉他“育良书记你看完这帖子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祁厅长了”。


高育良一看到“汉东论♂坛”四个字就心里咯噔一下,祁同伟不会又给他捅什么篓子了吧?还被老百姓举报到网上?今天沙瑞金才强调了民意的重要性,还表扬了李达康,这祁同伟是想往枪口上撞啊?


高育良忧心忡忡地打开了那个网址。


可是当他看完后,他就默默把手机收了起来。拿着锄头去后院锄地去了。


“老师?老师!老师你在哪里啊?”前屋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


高育良锄地锄得满身大汗,那帖子看得他浑身邪火,只能拿锄头出来锄锄地,偏偏那个让他来火的家伙儿还非得跑来找自己。


“冒冒失失的,做什么。”


祁同伟搬着盘盆景出现在门口,笑得一脸灿烂:“老师我今天刚刚路过花鸟市场,看见这盆景长得不错,买来搬您这儿。”


高育良淡淡笑了一下:“有心了,放那儿吧。”


祁同伟本能的觉得,今天老师有点不开心,对他冷淡多了。在外一向威风凛凛的公安厅长此时局促得像个犯错误的小学生,搓搓手,眼巴巴地看着高育良:“老师……我今天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高育良手里的锄头一顿:“没有。”


“那您为什么……”


“别说了,去给我倒杯水吧。”


祁同伟“哦”了一下蔫蔫得进屋给他老师倒水去了。


高育良的目光深沉下来,同伟这副模样真像找不到主人的哈士奇。


怪可怜怪可爱的。


高育良叹了一口气,他一闭上眼就是自己怎样对这个学生抱着别的心思,宠他惯着他又敲打他,他突然想看祁同伟不一样的一面,风情的一面。


魔怔了,自己真的是魔怔了。


那边的祁厅长找出杯子装了点温水后,趁着老师在后院锄地,他偷偷地亲了亲杯沿,然后揣着这个小秘密又回去了后院把水递给了高育良。


高育良一口气喝完水,被汗打湿的额发散乱下来,倒显得几分年轻时高育良的风华绝代。祁同伟站在旁边看得挪不开眼。


就像以前那样,老师真好看。


“同伟,偷喝我的水了?”


高育良捏着杯子,似笑非笑地看着祁同伟:“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想喝水,怎么不过来老师这里直接讨一口啊?”


 


3.当沙瑞金看到自己的同人文时


李达康睡着了,发出轻微的小动物似的呼噜声,头靠在沙瑞金的肩上睡得正香。


沙瑞金满眼疼惜地看着眼前人,吻了吻他的发旋,轻柔地把李达康挪到他的枕头上,并排的另一只枕头是沙瑞金自己的,沙瑞金帮他把被子掖好才轻声出了卧室去客厅打电话。


“国富同志啊,看到我给你发的吗?”


“这帖子是谁写的,给我查,查清楚了。”


 


几天后。


沙瑞金伏在桌子上写文件,隔着眼镜看了一眼白秘书。


“小白啊,有件事我要纠正你一下。”


“您说。”


“达康是只会咬人的兔子,我肩膀上还留着他前几天咬的痕迹。”


白秘书一头雾水。


待他离开沙瑞金的办公室后打开手机才发现自己的帖子被锁了。


所以刚刚沙书记是纠正他把达康书记写得太软萌兔叽了?


白秘书后颈发凉的同时,心里默默说了一句:MMP!这狗粮我不吃。


 


-END-


 


侯海彩蛋:


“华华,你最近都看什么呀都不追剧了,还看那么晚?”周正趴在办公桌上问林华华。


“我最近在拜读老陆写的《上下铺》,太感人写得太好了!我跟你说我快成老陆脑残粉了,只要她更文,我加多少班我都愿意!”


“不是吧华华,你以前不最讨厌加班呢吧,老陆写什么了你这么喜欢,还成脑残粉了?”


“我给你介绍一下故事情节啊。侯亮平在大学时候爱上了自己的下铺兄弟陈海,却一直深藏这份爱恋无法说出口,相隔多年再听到那人的消息竟然是陈海因为查案被暗算了遭遇车祸,成为了植物人。侯亮平力排众议接替陈海反贪局长的位置,势要为陈海报仇,查清真相。每日每夜侯亮平陪在陈海身边倾诉他的爱意……”林华华声情并茂地朗诵着,眼里竟有点泪花,“最后侯亮平经历各种困难查清真相,而陈海也因为爱的呼唤醒了过来!啊,多么感人的爱情!爱情是不分性别的!”


“这和你看的那些车祸啊失忆啊植物人的韩剧有什么差别啊?”周正挠了挠头。


“不一样!老陆写得太细腻!啊……我是陆太太的忠实粉丝,我要看侯亮平和陈海的日常小甜饼!!!!!!!”


今天的林华华也依然当着陆处长的腿部挂件并热衷加班呢。



评论

热度(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