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太太的lofter账号:皮仔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高祁/吐花】

大俄粥油条:

高祁


花吐症梗


全员ooc无脑甜无视逻辑无视剧情预警


实在太喜欢这个梗了忍不住


------------------------------------------------




祁同伟最近非常烦恼。他患上了一种说一段话就会吐花的怪病。


 


发现这病是在一个尴尬的场合。


这天他找沙瑞金书记汇报公安系统跨省联合演练的准备情况,不意外的,李达康也在。


沙瑞金听完了祁同伟的汇报,提了几点问题,让他和李达康协调合作。


祁同伟点头,“沙书记您放心。嗝!”——吐出了一朵鲜红欲滴的月季。


沙瑞金:……


李达康:……


祁同伟一脸懵逼,看看手里的那朵月季,又抬头看看沙瑞金,看看李达康。


对面两脸懵逼。


李达康:“祁厅长这是在变魔术?!再来朵玫瑰?”


祁同伟吓得有点结巴,“我我我不知道这怎么回事!”


沙瑞金第一个镇定下来,“祁厅长快去医院看看,记得保密。”


祁同伟的眉毛都沮丧得成了个八字。


 


祁同伟去了医院,除了在专家室留下了一地康乃馨什么也没解决。


这天值班的小护士们特别开心,一人耳边别了一朵。


 


第二个发现祁同伟吐花的是程度。


程度来找厅长汇报。


今天的厅长有些奇怪,坐在大班桌后一言不发笑而不语高深莫测状,笑得程度有点心里发毛,开始回想最近有没有办砸什么事。


然后,“嗝!”——程度眼睁睁地看着祁厅长吐出了一朵木棉花。


祁大厅长苦恼地捶桌,原来憋到最后还是会吐。


程度有些恍惚地收到了一簇木棉花作为替厅长大人保密的报酬。


 


省厅里的女警们这天下班时候都收到了厅长办公室送出的花,兴高采烈地互相问花花送你什么花。


 


省厅又抢了检察院的嫌犯,季检察长气冲冲来找祁同伟要人。


一进厅长办公室,“哈——啾!”


花粉过敏的老季落荒而逃。


这小子居然用花粉赶我!


 


赵大公子飞过来和祁同伟切磋高尔夫。


打着打着,“今儿这草坪怎么还会开花?!”


祁同伟瞪大眼,努力做出一脸无辜。


“京州不允许这么牛逼的球场存在!”


 


高育良有些纳闷,祁同伟平时天天往他这跑,怎么这两天都不见人影。


高育良决定主动一次,叫祁同伟来家里吃饭。


可祁同伟竟然在电话里结结巴巴地拒绝了?!


高育良觉得这小狗崽子肯定在瞒着他搞事情,于是直接去省厅堵祁同伟。


 


高育良刚拐进厅长办公室前的走廊,就碰见下班的祁同伟出来,俩人打了个照面。


祁同伟吓得一蹦高,下意识地转身就要跑。


高育良在眼镜后扬起了眉毛,“祁同伟,你再跑一步试试。”


祁同伟苦着脸转过身来,老师连名带姓地叫他的时候,说明老师心情不是太好。


“你跑什么?躲我?”


祁同伟连连摇头。


高育良走到祁同伟面前,“怎么不说话?”


祁同伟可怜兮兮地看着老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高育良看他耷拉着眉眼的样子心里有点想笑,放温柔了声音,“怎么了?喉咙不舒服?”


“嗝!”——祁同伟吐出了朵桃花


高育良条件反射地伸手接住了那朵桃花。


祁同伟:……


高育良:……


高育良的眼睛难得地瞪大了一下,马上恢复正常,看了看手上的桃花。


“同伟,你吐了朵花?”


祁同伟沮丧地解释了他吐花的事,不时还吐两朵红的粉的玫瑰,有点不安地偷偷观察老师的表情。


高育良一边听着,一边顺手给他接着花。


最初的震惊一过去,高育良觉得眼前无奈地吐着花的祁同伟有些可爱。


“老师,这可怎么办?”祁同伟从老师手上接过老师拿不下的几朵花,眉头皱得眉心间现出一个褶。


高育良腾出手来摸摸祁同伟的头,又忍不住抚了抚他紧皱的眉头,“别急,老师帮你想办法。”


 


高育良到底在大学里有多年积攒的人脉,不多时找到了这种名为花吐症的怪病的解决办法,被喜欢的人亲一下。但是要快,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他看着写着解决办法的纸,扶了扶眼镜。


同伟喜欢的人会是谁呢?


 


沙瑞金一脸无语地看着高育良,“你要借用一下达康?”


高育良挂着温和无害的微笑,“沙书记,我刚才也解释了,同伟……”


沙瑞金刚要说什么,“嘭”地一声,祁同伟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办公室,带得没拦得住他的小白秘书转了个360度的圈。


“老师!”祁同伟飞扑上去一把拉住高育良的衣袖。


“怎么?”高育良挑眉。


祁同伟憋得脸通红,“不是达康书记!您能不能别乱来!”


又吐出一朵薰衣草。


小白秘书觉得今天自己一定出门撞了鬼。


 


侯亮平开心地拆卸着手上的大螃蟹,一旁高育良慈爱地看着他吃着。


“亮平啊,你的老学长……”


“嘭!”祁同伟风风火火地冲进了高育良家。


“老师!也不是猴子!”


侯亮平嘴里叼着支蟹腿,手上拿着壳,一脸莫名其妙。


 


送走侯亮平,饶是高育良也挂不住微笑了。


“祁同伟,你到底喜欢谁,现在就给我说清楚。你以为老师在跟你开玩笑吗,再迟几天,你小命都要给吐花吐没了!”


祁同伟垂着头站在老师身边,支支吾吾半天,最后只吐出了一桌子桔梗花。


觉得老师和学长不对劲,于是杀了个回马枪扒着窗户缝偷窥的侯亮平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自觉惹了老师生气的祁同伟从老师家出来以后也不敢走,在摆着盆景架的门廊前来来回回地踱着步,长吁短叹,不时吐几朵桔梗,也不舍得浪费,都捡起来填在了老师的花盆里,凋谢了还能作花肥。


 


躲到一边灌木丛后的侯亮平眼睛一转,偷溜到了后门,悄悄去找高育良。


 


祁同伟垂头丧气地正掰着花瓣,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是高育良。


祁同伟保持着摘花瓣的姿势,呆楞楞地看着高育良一步步走过来,坚定而温柔地揽过他的肩膀,轻轻在他唇上落下一个满带着爱意的吻。


“同伟,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是吗?”


祁同伟眨了眨眼,眼睛里瞬间闪起了灿烂的光。


他试探着亲亲高育良,小声冒出一个字。


“是。”


 


 


-END-


 


 


彩蛋:


隔壁老沙刚巧和老李遛弯回来,不慎被闪瞎了眼。




老季说什么也不去省厅了。




高小琴天天被赵公子追着问球场怎么会开花。




小白秘书偷偷去庙里求了个符。


 


 


注:


*桔梗花语:永恒的爱,无望的爱,诚实,柔顺,悲哀。


*薰衣草花语:等待爱情;面对没有希望的爱,依然痴痴等待。



评论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