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太太的lofter账号:皮仔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人民的名义】【微沙李】关于达康书记腰杆子的真理大讨论;清水段子

嗨呀我腰不硬:


脑洞来自上图。


 


大风厂对得起它的名字,大风起兮,灰尘刮走之后,一些事情变得清楚起来。


灰尘下埋着的可不止山水集团。


越来越多的眼睛或主动或被指引着转向王大路,流言纷起。


 


沙瑞金啜了口滚热的茶水。


“达康书记和王大路是老同事,这事儿我知道。但说李达康给王大路行方便,需要斟酌。”


高育良等的是“需要斟酌吧”,但那个极为关键的“吧”字,偏偏没有出现。


沙瑞金对李达康的信任,他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


“既然沙书记有判断,我也就不必为达康书记喊冤了。”


“原来育良书记是来喊冤的。”沙瑞金注意到高育良斯文沉稳的微笑。


这样的笑他是做不出来的。


李达康也做不出来。


高育良诚恳地给着建议:“最近流言蜚语太多,同志们的思想态度都需要端正。但此时正是敏感时期,按道理来说,达康书记应该谨慎地和商界人员进行交往。可我听说,王大路这几天频繁拜访达康书记,加上他们从前的关系。这总归是不太妥当。”


“这样善意的提醒,育良书记应该当面说给达康书记,由我转达,这不是夺了育良书记的功劳吗。”沙瑞金的语气比高育良还要诚恳。


“是。”高育良嘴角依旧向上,可已经不太像个笑了。


“育良书记啊,”沙瑞金点点桌上的材料,“这是王大路探望达康书记的时间和具体谈话内容。我看过了,主要是为了下一代的事情,你也知道,李达康和女儿因为欧阳菁的事情搞得很不愉快,王大路在劝和。”


“可这份材料……”


“是达康书记主动交上来的。流言他听的不比你少。他给了我保证,我相信他。既然育良书记也关心他,这份记录,看看吧。”


“这……”


 


拿起记录,沙瑞金不由得想起了李达康对自己拍着胸脯的保证:“书记,我腰不硬,除了弯腰工作,不会给人撑腰。”


 


看到高育良眉头紧锁的样子,沙瑞金再次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腰软。”


高育良翻动材料的手指一顿。


果然,这样明白不过的提醒,智慧如高育良应该听懂了。


 


“腰软?这是什么评价?”祁同伟把这俩字写下来仔细琢磨,越看越觉得不认识。“是说达康书记工作辛苦,辛苦的直不起腰?这可是大大的赞赏啊。”高小琴半倚在椅背上也瞧那两个字,“也有可能是说他肾虚呢?肾虚的原因可多了。诶,会不会是沙瑞金发现了什么我们以前没发现的污点,专门提示给育良书记的?”“你说的也有道理。老师告诉我的时候,态度很暧昧,只是说沙瑞金突然给了这么个评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么句话。真让人费解。”


肾虚么?这倒可以做做文章。


 


“杏枝,这门口都是什么啊?一堆一堆的堵在这儿多不方便。”李达康从门口的大包小包跨进来,把门一带,气喘得跟爬了趟山似的。


“都是吃的呀!什么豇豆,芡实,山药,还有瑶柱什么的,我不知道是谁送的,又不敢随便扔了。你说是送礼吧,送这些,是农业部门的官员吗?对了,还有一包皮皮虾一样的东西,又硬又糙,我怕是什么稀罕东西,要不哥你看看是什么?”


李达康又打开门:“哪个?”


“就是那个蓝色的塑料袋,下面,韭菜下面的那一包……对对对就是这个。”


李达康打开了塑料袋,一股淡淡的腥味儿传了出来。“真是皮皮虾?”借着屋里的灯仔细一瞧,一束个头模样都整齐的食指长的海马干。


“这都什么呀这是。杏枝,海马干是干吗的?”


“那是海马啊,我说怎么跟皮皮虾似的。”杏枝在围裙上擦着手,凑到门口来看,“我记得以前有个年轻同事给她对象买过,好像说是补药。”


的确是补药。专治肾虚阳痿,不举早泄。


百度完的李达康阴沉地定在了门口。


联想起最近的工作。


这是谁在讽刺他办事不力,用人不善,导致几个建设项目半途而废,半路不举。


这不单是讽刺,甚至带着诅咒的意味。


“杏枝,都给我扔了。不,都分出去。”


“那万一要是谁送的礼……”


李达康语气不善:“这肯定是谁送的礼。”


“难道是欧阳嫂子?”


“不不至于吧……”要是欧阳菁送的……李达康生生打了个冷战,“应该不至于吧!”


“也是,嫂子都拘了好几天了,哪有功夫操持这些?不知道谁这么想着你呢!诶哥,你这算受贿不?”


 


李达康心里翻腾了好长时间,饭都没有好好吃,喝汤都用的小碗。


他把送来东西的价钱估了估,又把食补的功效一样样查了过来,愈发坚信,这摆明了是来羞辱他的。


达康书记决不能自己生闷气。


于是。


 “我不知道谁这么干的,我也不想追究谁这么干的。我只是想强调,现在我市的建设开发正处在非常关键的时期,凡是有碍团结的行为,都是在百姓钱包上插刀在,小康路上挖陷阱!竟然用食物做暗语,来嘲讽我办事不力。我李达康随时欢迎正面的批评建议,但这种又浪费粮食又浪费心机的行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再也不允许发生!”


“达康书记,我总觉得,这事儿是有原因的。”


“肯定是有原因的!我还不知道是有原因的!”


“不不不,啧,”说话的人和周围人换了换眼色,搓着指头沉吟了几秒,赴死般的一点头:“这事儿,也许是沙瑞金书记的指示,同志们说是吧,诶……”


与会人员看天的看天,低头地低头。


好吧,谁让你开口了呢。“不是,最近,有领导认为您的腰杆子太软……”


“谁?”


“沙书记,沙书记。”


李达康手里的茶杯有明显的上扬趋势:“不,我是说,谁软?!”


说话的那位有点儿打怵,汗毛孔缩成了一片鸡皮疙瘩,“不是我们,这是沙书记说的。其实是育良书记转述的,沙书记的原话。这不是……”


沙瑞金书记的原话。


李达康最终选择轻轻搁下茶杯。


沙书记说我腰杆子不够硬,不,不仅是不够硬,还是太软。


是改革力度不够大,沙书记不满了?也是,沙书记刚刚上任就发生了大风厂事件,无论嘴上怎么不计较,心里总是对京州市的班子不够相信。这一点绝不能怪沙书记。


应该是自己的工作出了什么连自己都没发现的问题。但用这种方式来提醒,这也不像他的行事风格。


“今天就到这儿,同志们平时还是要注意团结。散会。”


底下的人带着各自的想法收拾着记满李达康批评教育的笔记,安静异常。


他们想到的是同一件事情:沙瑞金此次大费周章地教育李达康,要么是对他后院失火的批评,要么就是发现了欧阳菁背后更加不可告人的秘密。搞不好,就和大路集团的王大路有关。


要不然你沙书记当面指出就可以了,干嘛还拿一堆吃的东西臊着李达康?


那大路集团可是个食品集团啊!


总之这沙李配,很有可能是配不成了。


 


于是,在这个晚上平静如常的晚上,有的干部在笑,有的干部在苦恼。


只有孙连城不笑也不苦恼。


他看月亮。


 


在京州市的大小官员各怀心思的时候,李达康已经坐到了沙瑞金的对面。


正常汇报完工作后,李达康开始了深入的自我检讨,主要是针对自己的软弱、畏缩不前、办事不力、工作拖拉。


沙瑞金皱着眉头听他数落着自己,也试着把这些毛病往他身上套了套。


压根儿套不进去嘛。


“等等,达康书记,你这是在讽刺某些官员,身居要职但不作为?”


“啊?”李达康一瞪眼,眼睛显得更圆了。“不是您教育我,说我腰杆子太软,需要加强工作力度?”


“你还加强工作力度?”沙瑞金哈哈大笑起来,“你看看自己的黑眼圈儿,你这改革闯将熬成这副模样还要加强工作力度,别的同志还活不活了?”紧接着话头一转:“或者说,你是觉得,我对你的工作成绩不够重视?”


“并没有,瑞金书记,我知道自身还需要加强。”李达康咂摸出了不对劲儿,“可是……”


沙瑞金也看出来了,这是哪里出了问题。“可是什么?有什么话直说。”


于是李达康从门口的吃食说起,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连带开会时底下人的表情这种细节都一一报告给了沙瑞金。


“说到底,哪里的问题,让您觉得我腰杆子太软,我一定认真反思。”这才是一个真正诚恳的书记在说话。


“我的原话,是说你腰软。”


李达康有些不解,又有些焦急:“那腰软究竟是什么意思啊?您是在暗示我私生活混乱?您知道的……”


“哎哎哎,”沙瑞金急忙一摆手,“我可没这个意思。怎么想到那儿去了。这不是你自己说的,你的腰软,不够给别人撑腰?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哦。


这下俩人全明白过来了。


“可我说的明明是不够硬……”


沙瑞金很久没有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哭笑不得:“行啦我的好同志,是我表达有误,咱们就别揪着了行不行?”


李达康也许久没有如此窘迫过:“对不起,瑞金书记,是我没有认清事情真相,就跑到您这里来,你看,显得跟兴师问罪一样。”


“你这罪问得好啊!这京州市班子里的暗流,经过这件事,反倒明显了。你对手下官员的表情观察得仔细,我相信,你心里也有底。”


这里不能把同志分为敌友。


所以。


“无论是支持者和反对者,我都会尽力把大家团结在一起。这一点,您放心。”


沙瑞金点点头,起身给李达康的杯子里添了些热水。“我只要提醒你一点。记住金山县的老书记。”


李达康惭愧地点着头,这么大的人,提起这件事,还是诚心悔过地像个孩子,反倒搞得沙瑞金于心不忍起来:“唉。这么一闹,恐怕大家对我们的关系也要有所误会。这样吧,周末去咱们那个人工湖划船,你去安排随行人员。”


“好。”李达康看向窗外,才发现天色已暗,安安责备自己说得太多太晚。“对了瑞金书记,那些吃的……”芡实之类的还好说,今早出门的时候,那捆韭菜就蔫完了。
“你要是不愿留,拿到机关食堂去。说到食堂,你也没吃晚饭吧,咱们一起吃个食堂?”


“好啊!”


两个人相视着笑起来。


莫名其妙的。


 


“您说瑞金书记怎么想的呢?这又对李达康热络起来。”


祁同伟指着今天的头版,改革一把手李达康划着桨,省委书记沙瑞金立在船头指点,就这张照片,怎么看都是一副经济改革顺风顺水、领导班子齐心协力的样子。“喏,这儿还写着,‘省委书记沙瑞金同志对京州市的建设工作作出指示,要求同志们向李达康同志学习,挺直腰板干工作。’这怎么又直了呢?不是说软吗?”


“我早就跟你说过,沙瑞金对李达康的态度,很不一般。”


“幸好……”
高育良敏感地抓住了这条气音的尾巴:“同伟,你不会又做了什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吧?”


祁同伟略有些得意:“老师,我给李达康家送了点儿菜。”

评论

热度(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