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太太的lofter账号:皮仔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一八】齐八爷以为自己是个安静的美男子(一发完)

泡水咸鱼:

送给 @这位兄台我瞧您面流华光贵不可言 wuli刀姨说想看有病系列第二弹,那必须写写写啊!


依旧OOC+有病预警。来乐呵一下_(:3


=========================




1.


张启山觉得不对劲。


很不对劲。


从他进门时起,齐铁嘴就没主动说过一个字。


之前在斗里齐铁嘴为了救他,脑后被落石砸了一下。当时见他面色如常还以为没事,谁料人一回府就昏了三天,今早才刚转醒。


张启山得到消息的时候饭都没顾得上吃,撂下筷子就往齐府香堂跑。


结果就见到了这么个齐铁嘴.jpg。


也不是说跟个雕像似的,只是他问什么齐铁嘴就答什么,除此之外不多说一句话,还老直勾勾地盯着他看,视线对上了就弯眼一笑,酒窝好看得不得了。


张启山一面欢喜他这笑,一面又被他盯有点发毛。


这不对劲啊。


于是他放下茶盏问道:“少见老八如此安静,可是觉得哪里不适?”


谁料齐铁嘴反而诧异地咦了一声。


“佛爷此话怎讲,老八何曾滔滔不绝过?”


张启山:“……”


完了,真出问题了。






2.


“你可记得二月红是什么人?”


齐铁嘴有些纳闷,但还是乖顺地答了:“二爷自是那家喻户晓的梨园扛把子。”


“解九?”


“留洋的知识分子。为人冷静,滴水不漏。”


“五爷?”


“爱狗如命之人。”


见他有条有理谈吐清晰,张启山松了口气。


还好,没砸坏脑子。


只听齐铁嘴继续说道:“因五爷双腿皆残,故又被人称为半截狗。”


张启山:“…………”


张启山:“…………”


绊哒麻痹,还是傻了!


他使劲忍了忍才把一脸淡疼的表情给憋了回去,继续问:“我呢?”


齐铁嘴笑了:“这长沙城谁人不知,张大佛爷仪表堂堂,和蔼可亲,待人如春风般温暖。”


身后的张副官不忍直视地别过脸去。


何止傻了,简直砸成了一个佛吹滤镜十米厚的脑残。






3.


解九带着洋医生来看过了,说脑内没有瘀血,不像是重击导致的认知错乱。只能先潜移默化地恢复记忆,别让病人受太大刺激。


也就说不能让齐铁嘴一觉醒来发现世界都不一样了,不然容易怀疑人生变神经病。


张启山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半晌道:“给五爷送辆轮椅过去,让他最近好生养养腿。”




据说事后吴老狗愣是坐着个轮椅追着解九打了五条街。






4.


张启山觉得问题可能出在斗里,决定等齐铁嘴精神好点就再下去看看。


他刚提到下斗两个字,齐铁嘴心思一转就已明白了八成,拱手道:“多谢佛爷相助。”


没来得及走完整个套路的张大佛爷:“……无妨。”




齐铁嘴不说话,下斗一路自然也是安安静静的。


张启山有点不习惯,想起医嘱里提到的要潜移默化,便有意引齐铁嘴开口,“八爷今日怎么不测吉凶了?”


齐铁嘴又诧异了,“佛爷,你信这些我不在意,但我是不信命的。”


张启山:???


绊哒脑壳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他只好换了话题:“这斗凶险万分,你——”


“没事,我会保护好佛爷的。”


张启山:????


见他表情不太对,齐铁嘴想了想,一脸慈祥地握住了张启山的手:“佛爷别怕。大不了我用轻功带你跑。”


张启山:??????


你到底给自己乱加了什么设定?!




张启山生怕他到时候碰到危险就往上冲,好说歹说才让齐铁嘴明白他的特长真不在打架这块。


知到了真相的齐铁嘴失落得都萎靡了。张启山有些不忍地拍了拍他的肩,“你要想学,回去我教你几招。”


齐铁嘴眼睛亮了一下,咧嘴笑出了颗虎牙,“不麻烦佛爷了,你这么一说我似乎有点印象,平日里是不是都有人在护着我啊。”


张大佛爷表示吾心甚慰,把人往身后一揽就去开路。


这回运气不好,碰到了粽子。


张启山正准备让齐铁嘴退到安全的地方,结果回头一看,那人早就抱紧副官的手臂缩到他背后去了,见张启山望过来就探出个脑袋,“佛爷我想起来了!一直都是张副官在保护我的!”


张启山脸一下就黑了。


副官暗道不妙,一脸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飞快地把齐铁嘴的手给扒拉了下去。


齐铁嘴露出了点带着不解的委屈神色,小心翼翼地又抓住了副官的袖子。


张启山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吩咐副官保护好八爷。


然后逮着粽子就往死里砍。


副官心如死灰。


你们莫要搞我好不咯。






5.


可惜一行人下斗折腾了一番却没什么收获。


齐铁嘴回来就住进了张府。理由是张启山觉得以他这个状态要是一个人待在香堂,明天就能乐呵呵地帮着仇家把自己卖了。


张副官一边帮着搬行李,一边用欲说还休的复杂眼神瞄张启山。


张启山被他看得也毛了,“有话就说。”


副官提醒他:“佛爷,潜移默化。”


张大佛爷想了想医嘱,又想了想齐铁嘴给自己的人设。


突然觉得。自己可能。作了个大死。




隔日张启山阴着脸问副官:“怎样才叫做待人如春风?”


副官心里咯噔一下,不好,这是道送命题啊。


于是他谨慎地答道:“对人笑,知道人喜欢什么就给什么,缺什么就送什么,有福同享有难自己当。”


张启山沉思,想起了那些年的貂皮大衣油斗明器烟台苹果莲藕猪蹄。


副官默默退下,深藏功与名。






6.


这几天来张府的亲兵都有幸见识了张大佛爷的阴晴不定。


上一秒还面色阴沉目光能杀人,下一秒不知看到了什么突然就笑得和蔼灿烂春暖花开,吓得几个心里有鬼的兵出来就抱着副官的大腿发誓他们一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张启山觉得这样下去自己就要先得神经病了,于是把齐铁嘴叫到卧房里决定秉烛夜谈开诚布公。


他这厢还在思考着要怎样开口,转头看到齐铁嘴走进来,两眼清亮得跟明镜似的,进门就朝他作了个揖,“多谢佛爷体恤。”


便知齐铁嘴已猜透了来龙去脉。


记忆错乱又如何,他骨子里还是九门提督那个心通七窍的齐八爷。


张启山也就不扯着笑了,拉着人坐下往他手里塞了个烟台苹果。


齐铁嘴有点小开心。他就说嘛,佛爷可温柔可体贴可春风了。


“觉得怎么样了?”


“想起来了一些事,就是不知道对不对。”


“跟我说说。”


“之前我们一起下过矿洞。”见张启山点头,齐铁嘴继续比划,“我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放出来一大堆毒蛾子。结果你一下子就冲到副官面前去了,见杀不过就把副官推到我这边,大吼着让我带他先跑。”


张启山:“………”


“我记得平日里副官也不像个愿意下斗的,你每次都硬拉着他,下到斗里还非要放在自己身后护得滴水不漏,”齐铁嘴笑眯眯地凑上来,压低声音道:“佛爷,只要没瞎的都能看出来了,你喜欢他吧?”


张启山面无表情。他拒绝跟一个眼瞎了的脑残讲话。


门外路过的张副官表示他好想一刀捅死自己。






7.


齐铁嘴在张府住了一段时间,恢复了点曾经怂萌的本性。只是记忆仍然乱七八糟的。


今儿说要腿着回齐府去看自家的双胞胎堂客,隔日又能大惊失色地拉着张启山喊“佛爷您不能让那彭三鞭当您的未婚妻啊!”


折腾得张启山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得空了就跟他慢慢地解释,他没娶双胞胎,他也没未婚妻,身上的纹身是穷奇不是三寸红更不是二月钉……


齐铁嘴就抿着个酒窝认真地听,时不时给张启山续杯水。


说来也有意思,齐铁嘴现在应该是连自己都信不得了,偏生这张大佛爷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张副官在不远处守着,总觉得这个场景让他莫名想起了隔壁街开茶摊的王大爷和他家老年痴呆的李大娘。




某天齐铁嘴又蹭蹭地跑来找张启山了,只是这次却问得有些犹疑。


“佛爷,你说我们之间是不是……”


“是什么?”张启山眼角不详地跳了跳。


要是齐铁嘴敢说他是齐家堂客,他就敢把齐铁嘴绑了风光大嫁。


“您是不是,”齐铁嘴讪笑着比了一下,“应该比我高一公分来着?”




张启山决定挑个良辰吉日把齐铁嘴绑了风光大葬。






8.


后来齐铁嘴自己好了。


据说是开门的时候膝盖踢到了门上,弯腰捂膝盖脑袋又磕到了把手,伸手捂脑袋脚踝又撞到了门角,捂着脚踝往后蹦了两下结果踩空楼梯一路噼里啪啦地滚下去摔晕了。


下仆哪里见过这么凶残的摔法,集体懵了半秒才七手八脚地把八爷抬到榻上,火急火燎地去通知了张启山。


齐铁嘴又昏了三天,醒来就变回了老样子,一把扒住守在床边的张启山就哭号着喊疼。


听说了此事的吴老狗扼腕不已,要是早知道砸脑袋管用,他能毫不犹豫地用屋后那一排轮椅抡得齐铁嘴如获重生。


当然也就是想想。谁都知道佛爷待齐铁嘴如春风般温暖待他人如冬天般严寒。


张启山没提让他回去的事,齐铁嘴也就乐呵呵地留在张府养伤蹭饭。


彼此仿佛心照不宣。


“哎呀佛爷我跟你说咯,”齐铁嘴叼着根桂花糖,把刚买的糕点往两人面前一摆,窝进沙发里就开始喋喋不休,“我出门前算了一卦,你猜怎么着?”


张启山挑了块奶糕塞他嘴里,“吵不死你。”


齐铁嘴边啃奶糕边讨好地笑,“这也没办法,我就一靠嘴吃饭的,哪比得佛爷能耐。这话说少了佛爷您不乐意,说多了您又嫌吵,要不您再冲我脑袋这里多来几下,看看哪个样子的老八更和您心意?而且佛爷你也知道,吃哪能堵住我这张嘴咯……”


张启山忍无可忍,拽过齐铁嘴的围巾就凑上去,近得鼻尖几乎相抵,挑眉道:


“那我能不?”




-fin-






====================


FT:


能能能佛爷你想怎么堵就怎么堵!【说着就飙起了车x


其实我的初衷只是想写半截狗的没想到胡扯了这么长


自己动手才深感写文不易,向各位文手太太比心致敬。


希望刀姨吃得开心!也愿点开的各位有个好心情【八爷wink



评论

热度(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