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

【EC】毕业典礼(原著向AU|一发完)

aoiselina:

-九百粉了,感谢你们(熊抱)!


-这也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写的一个梗了。原著向(结合电影+动画设定),和平时代,细节有所改动,比如Pietro和Wanda(我用Lehnsherr作为他们的姓氏)都在教授的学院念书,而老万作为家长参加这一届变种人的毕业典礼,因此之后加上AU。写到后面已经对谁谁是哪一届有些混乱了,见谅。


-敏感词我用英文替代了,若有影响阅读抱歉!


 


BGM: 《Best Day of My Life》 by American Authors


 


++


 


1. 


 


「亲爱的Erik Lehnsherr先生:


 


我们很荣幸地邀请您参加Xavier天才青少年学院第一届毕业典礼。您的孩子Pietro Lehnsherr和Wanda Lehnsherr将作为此届的毕业生。


毕业典礼将于6月25日的下午一点整开始,地点为学校的前花园。典礼预计于三点结束,晚上将有一场毕业舞会,我们热烈欢迎家长的加入,一起见证、庆祝孩子们人生中这珍贵的一刻!


 


最真挚的问候,


 


Charles Francis Xavier


Xavier天才青少年学院校长」


 


……




Erik凝视着信笺上方Xavier天才青少年学院的烫金徽章,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作为兄弟会(Brotherhood)的领头会得到毕业典礼的邀请函,信封上还清清楚楚印着基优岛的地址。他很怀疑这信是怎么送达的——充当邮差的是 Nightcrawler还是Angel ?


 


但他并非毫无心理准备,Wanda上星期曾和他提到毕业一事,并隐晦地表示希望他作为他们的父亲出席,哪怕Pietro不见得会给他摆好脸色,而Erik从未履行一位父亲的职责。


Erik以为Charles不会放任一个世界公认的前·terrorist进入他的学院,即便这位老朋友不介意,Storm和Logan也将竭力阻止。


 


Erik慢条斯理地将信纸对折,放进信封。他思忖着,难以做决定。


不去参加典礼自然是最明智的做法。这些年来他和Charles一直互不打扰,不过他们的手下和学生时常有些小摩擦,看对方都不顺眼。


但他一阖眼,脑中便浮现出Wanda喜悦溢于言表的神情。他无法拒绝女儿的任何合理请求,于是在接下来长达三分钟思想斗争中他试图找出各种理由说服自己——


 


他可以拜访下老友,顺便叙个旧。


幸运的话他能从毕业生中发掘一些好苗子,拉拢到兄弟会为他效力。


唔……如果这么做,Charles一定会对他产生强烈不满。


 


Erik最终的结论是绕道去看一眼,然后再通过众人的脸色决定是否待下去。他不希望自己的露面引起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Erik将邀请函拿出来又瞅了几眼,目光经过一处时稍稍一滞。


——毕业舞会?


Charles真是费尽心思为学生们营造一所普通高中的氛围。而Erik的记忆中不存在「毕业」这一词,他不可置否地对这场史上第一届变种人毕业仪式心生几分好奇。


 


2. 


 


清晨,湿润的草坪上薄雾逐渐散去,空气中的温度沁人心脾,广阔的天空从靛蓝变为湛蓝。


即便典礼在中午举行,Xavier天才青少年学院里的人们早早从睡梦中苏醒,开始为这前所未有的盛大仪式做准备。正当毕业生们在房中兴奋不安地整理着那崭新的海军蓝毕业袍时,负责举办此次典礼的老师们聚在大厅内边吃早餐边开小会。


 


“所以Magneto会来?你也不怕他把屋顶掀了?”Logan沉声问道。即便是典礼当天他仍穿着一成不变的白背心皮夹克。


“我并不这么认为。你知道,Magneto……也是个大忙人。”Hank用那毛茸茸的粗糙爪子举起咖啡杯的画面有些诡异。他指的是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兄弟会袭击某政府议员的新闻。


“别紧张,Erik在这里不会乱来。再说当初可是他修复了学校。”Charles笑盈盈地安慰道, 只有他还以老朋友的名字称呼对方。“况且Wanda和Pietro看到他来会很开心。“


“Wanda确实会,但Pietro?你确定??”Jean翻了下白眼。每每提起Magneto,他便会露出十分嫌弃的眼神。俩父子不对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学生们陆陆续续下来用餐,老师们则转移阵地,去典礼场地开始准备。期间套着宽大毕业袍的Nightcrawler兴高采烈地窜来窜去、询问他们有什么要帮忙的,后来被一脸不耐烦的Raven打发回宿舍了。




“都要毕业了,跟个孩子似的。”她轻声咕哝着。


“你难道不为他们感到欣慰么?”Charles推着轮椅向她靠近。


“比起欣慰,我更为他们忧虑。”Raven双手抱在胸前,摇了摇头,“一帮不谙事理的孩子一旦出了学院就等于失去保护。”


“他们已接受足够多的训练。”


“训练终归是训练。毕业后他们的人生才真正开始,此前他们一直成长在学院里——一个粉饰后的小社会。但之后的一些经历或许会使他们对世界的认知颠覆——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尴尬,而外面对变种人的态度总是不如他们想象中的温和美好。”


“你的态度像极了Erik。”他嘴角泄出一丝苦笑,没有再同Raven将这小小的谈话演变成一场争执。


 


……


 


正值晌午,Erik独自抵达学院时已是一点半,所幸这种活动通常不会准点举行。他穿过铸铁雕花大门,远远地便看到前面草坪上搭起一个小型平台,一边是坐轮椅的Charles,另一边是学院的老师,全是熟面孔。


台下前三排留给毕业生,他们个个身穿毕业袍、头戴博士帽。Erik眯着眼,一时间难以找出他家孩子的身影。三排后面还有几排折叠椅留给家长,位置几乎被占满了。家长盛装出席,人人手捧一台照相机或鲜花。


 


Erik也不例外。只不过他没准备什么礼物——原来毕业还要送礼?原谅他并没有普通人所具备的常识。


为了体谅他们纤细脆弱的神经,换下Magneto的惹眼装束,甚至脱去沉重的头盔、重换上西装。这让他回想起自己年轻时同Charles一起奔赴各地寻找变种人的褪色岁月。时间吞噬了大部分细节,但有些记忆像是揉进了骨肉般永远在那儿。


回忆使他在空气中嗅到了如太妃糖般甜蜜的气息。


 


他的目光悄然落在Charles脸上。他与自己记忆中的几乎没有变化,时间雕刻在他身上的痕迹轻得看不到。即便自天启后那天鹅绒般的棕发已脱落,这并不能影响到他什么。


 


他正赶上Charles发表讲话,不可避免地谈到对学生的期许与变种人的未来。如果可以,Erik希望自己再来的晚一点儿,这样便能忽略掉这段极振奋人心、富感染力的演讲。不然他可要认为Charles在对自己的孩子灌输过于天真的想法并指责他在洗脑,紧接着和Charles激烈地辩论一番。


 


但不知为何,他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耐着性子听下去——


 


“……今天这一幕让我想起了自己当年作为毕业生代表,站在台上演讲时的情形。难以想象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而现在的我则是以一位教师的身份讲话。看到你们从最初懵懵懂懂的孩子到现在强大而活力四射,从最初的陌生人到现在如兄弟姐妹般团结,我感觉自己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Charles演讲时始终翘着嘴角,他欣慰、激动,嗓音却不曾颤抖,“我难以用言语表达我的心情,但同时在你们离开校园之际我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从今往后你们将独立行走于社会,你们将会面对许多负面的东西,在路途中或许会经历犹豫、迷茫、沮丧、愤恨、甚至绝望,与社会和自我斗争。


我很遗憾世界并不是我们的理想国,但我在你们眼中找到了对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的希冀,我相信这一代年轻人将会为这个共同理想做出贡献。与社会中许多团体一样,有人为消除有色人种歧视而战、有人发起女权运动、有人抗议阶级特权滥用……而我们则是为变种人的权益奋斗。


我希望你们始终记得你们所拥有的能力是命运赠予的「礼物」,这亦是我以此命名学校的初衷。我们是变种人,我们为自己骄傲。


最后我想说的是:你们不仅是我的学生,亦是我的家人。我将响应每一个呼唤我的人,这里永远是你们的避风港。”


 


Charles的话音刚落,台上台下便爆发出掌声,经久不息。毕业生们站起身向校长表示感激,Bobby鼓掌的力度之大,冰屑从掌心的缝隙中落下。Kitty和Nightcrawler吹起了响亮的口哨。


老师团中的Storm和Jean抹了下眼眶,连一贯摆着扑克脸的Raven也有些动容。


 


“天呐,我的老朋友是要竞选美国总统?”Erik跟着拍了几下掌。他不完全赞同老朋友的话,兴许这番措辞完全是为了鼓励毕业生,但他收起了嗤之以鼻的态度。


——Charles确实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并会一直坚持下去。


 


演讲结束后是毕业生上台领毕业证书的环节。此届毕业生大约二十多人,大约半小时便分发完了。在Charles的祝贺声中,他们仿佛事先说好了似的,一齐扯下毕业帽将它们抛上蓝天,与之同时白鸽展翅高飞、轻快的音乐旋律在草坪上空响起,毕业生们互相拥抱、亲吻面颊,欢笑声和着哽咽。


 


Rouge失控地冲上台拥抱Logan,其他同学们也纷纷围拢到Charles身边求合照,这举动让后排观望的家长们哭笑不得——几年的接触下来,这些孩子可真将学院里的老师和校长当成了他们密不可分的家人。


 


“不敢想象这些小鬼头真的毕业了!”Logan脸上竟也露出笑容,语气中浓浓的成就感快要溢出。


“其实比起他们,我们才是真正的第一届毕业生吧。”Scott一本正经地说,“毕竟教授也是我们的老师。”


“可惜我们那时没有正儿八经的毕业典礼……真遗憾。”Jean惋惜地轻叹。


 


……


 


“父亲!你真的来了!”


Wanda棕红色的卷发在风中飘扬,她眼眸中的欣喜一直流泻到嘴边。


“嗯。”Erik轻抚她的秀发,心想女儿长大了。


至于Pietro?他暂时不愿去想那只会惹他血压升高的小子。


 


几秒后,Erik抬眸,与相隔甚远的Charles的视线撞了个正着,双眸隔空交汇。


 


「欢迎你——你竟然脱下了你的头盔!」


Charles回荡在他脑中的嗓音带着小小的诧异。


「……没戴头盔不代表我允许你窥视我的思想!」


Erik怒目而视。Charles心虚地移开视线。




3. 


 


距离毕业典礼隔了三个小时,久到足以让学生们回宿舍隆重打扮一番、穿上晚礼服出席小型露天舞会。这对他们而言都是初体验,也有可能是人生中最后一次舞会体验——这引来一些羡慕不已的低年级学生的围观。


 


这是个平和安详的夜晚,一轮上弦月在云层间显露,枝叶繁茂的梧桐树被晚风吹得沙沙响,枝桠间不时传出夜莺的鸣啼。


Storm悄悄移走一片本该笼罩在学院上空引起一阵中雨的乌云,并满意地站在阳台上看底下热闹非凡。


 


长桌上摆满了美食和被擦得能反光的银质餐具,最惹眼的则是Bobby手作的一只天鹅冰雕,下方还刻上学院的校徽和名字。


不过比起食物和装饰,舞会的重头戏自然就是跳舞。


 


他们的校长先生也换上了一套黑色燕尾服,胸前放置着一块色调与眼眸相呼应的小方丝巾,像位英国老派贵族。


女孩们都想邀请Charles,无论有或没有男朋友——可惜就生理上这难以实现,或许她们可以征求Charles意见,邀请她们在今晚的美梦中来一支舞。


 


“虽然我知道教授你向来受欢迎……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Hank扶平了往下滑的镜框,吃惊地说。


“我的学生们都太可爱了。”Charles感叹道,同时有些惋惜。


他的眼眸追随草坪上那些随音乐舞动的学生,发觉这里面有不少对都是情侣,一些女生手腕上还佩戴着手花,Kitty和Bobby就是惹眼的一对儿。若是家长就在旁边看着可就尴尬了。


 


“Wanda?你怎么在这儿?”


Charles注意到落单的Wanda,她正在长桌便徘徊,手举空盘子却不往里夹食物。她看起来像在生闷气,周身的温度有些低。作为全校最受欢迎的女孩儿,她不该落单。


他操控轮椅,向她的方向移去。


 


“教授!”Wanda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刚才Nightcrawler邀请我跳舞,但是……”


“但是父亲突然出现阻止他。”


Pietro如一阵风似的蹿到他们中间,又“唰“地一下跑到长桌另一端,往手中的盘子里夹小羊排。两人对他的神出鬼没已见怪不怪了。


“为什么?”Charles问。


“父亲对姐姐总是保护欲过剩呗。他希望别的男人离她远远的才好。”


 


Charles一愣,想起最初Pietro是自愿来校念书的,上了一阵学觉得这里比父亲创建的兄弟会靠谱多了,随后便介绍他姐姐进来,也就在那一次Erik特意来拜访过他——想到那看似铁石心肠的男人竟如此护女。


也许正因为学院很安全,他才放心将孩子安置在这儿。


 


“Wanda,你父亲也许是为你好。”老天啊,他竟为Erik说起好话。


“教授别安慰我了,我觉得自己将来嫁不出去了。”Wanda掩面,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Pietro有些懵,瞄了几眼Charles,无声地让他快做点什么。


“唔……我去找他谈谈。”


 


……


 


Charles不费余力的便在一个僻静角落找到Erik,后者扭头看他的眼神并不意外,看来早就预见他会感应到自己的位置。


 


“好久不见,老朋友。我以为你今晚会忍住不来找我。”Erik嘀咕道。他见Charles欲言又止,便先一步开口,“别教导我该如何成为一位好父亲,你没这个资格评论我。反正Wanda过一会儿就消气了。她总是这样。”


Charles察觉到他眼中一瞬即逝的温柔,他将那所剩不多的柔情给予Wanda,那女孩儿是幸福的。


不过Erik的偏心更让Charles不忍直视。若是他能将对Wanda溢出来的父爱分一些给Pietro就圆满了。


 


“好吧,这么多年了我想你也难以消除与Pietro的隔阂。你恐怕要费些口舌劝他加入兄弟会。”


“……你不阻止?”


“我相信我的学生有自主判断的能力。”


 


两人不约而同陷入沉寂,聆听彼此微弱的吐息声,眺望草坪上的景致。整幢楼也是灯火通明,不同年级的学生们开着窗向底下身着礼服的前辈招手。


Erik突然注意到远处的巨型信号发射器,这一般人不会在意的东西顿时唤起了沉到他心底的那些记忆片段。


 


Charles是第一个使他敞开心扉接受的朋友——一个知道他所有秘密的朋友。他的家庭、他最脆弱的一部分、他布满灰色阴影的过去。


Charles也使他意识到自己真正的能力并教导他正确的使用方法——这连Shaw都没能做到。


……


感受着这些回忆的Erik有些困惑,这些突然浮上水面的回忆究竟是被自己唤醒,还是Charles引导出的?


 


“Charles,虽然不想承认,但你也曾是我的老师。”


“……我很高兴你这么认为。”可惜他没能纠正Erik,将他引上一条他所坚持是正确的道路;通过更温和的渠道让世人接受变种人。更令Charles沮丧的是,他亲眼目睹这一切却没法儿阻止。


“别露出那表情。”Erik似乎准确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我早已不是一心想着消除障碍的自大反派,我现在更有远见。”


“喔,我假设跑到反变种人议员的家中威胁他的做法很明智。”Charles干巴巴地笑了一下。时光的迁移并不能改变Erik野蛮的反社会行事风格。


 


Erik一时语塞,略微不爽地瞪向他。


 


“在这值得庆祝的日子里就不说这个了,严肃的话题应当留到之后。”Charles即使转移话题,“我很惊讶你听完了我的演讲而不是中途离场。”


“……”


 


「我羡慕他们。」


Erik的心声传到Charles脑海中,如一颗小石子被扔入波澜不惊的水面,掀起圈圈涟漪。


他刚到上小学的年龄就成了孤儿,还在集中营待过一阵,从此过上长达十几年的蒙受屈辱的生活,如蝼蚁般苟且。他从未奢望像个正常人般活着,但在内心深处掩埋着这种渴望。


 


Charles想说抱歉,但从小生在温室中的他没资格道歉或安慰,哪怕他脑中存放着所有关于Erik的过去。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给他们一个更和平的未来。」


Charles望进他的眼眸,几十年后那双蕴藏着星辰大海的蓝眸依旧清澈。


 


他们的“谈话”被一个黑影冷不丁地打断了。


 


“你们怎么在这偏僻的地方?我们都找了半天啦。”早已气消的Wanda和(不情不愿的)Pietro都来了。


俩人面面相觑,Charles蓦地双眼一亮。


“Erik让我转告你们毕业快乐!”


“!?”Erik的神色一僵,然后默默转过头,别扭地看着一双儿女,没想到他也沦落到需要Charles出招缓和他与孩子间的关系。“喔是的,毕业快乐……”


 


“谢谢父亲!我们很高兴你来。”Wanda给予他一个爱的拥抱,温柔的腔调如融化的冰激凌。


“……”Pietro默不作声,点头的幅度几乎难以察觉。


“我想我该走了。”Erik几乎松了口气。


“父亲路上小心!”


 


Charles面带微笑地注视着父亲与孩子间的互动,今天能够睹见Erik充满父爱的一面很值得。


「你看起来很开心,我甚至记不得你上次笑是何时。」Charles欣慰的声音传来。


「噢得了,你又没有孩子,自然不知拥有他们的喜悦。」Erik破天荒坦诚了一回。


「不,全校的学生都是我的孩子!」


他沾沾自喜地回击道。 这让Erik彻底没辙了,Charles确实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扮演着一个教师与父亲的角色。


 


「而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使命是守护他们的幸福。哪怕我们选择的方式截然不同。」


Charles轻声补充道,叹息声几不可闻。 


 


他与Wanda、Pietro注视着Erik离去的身影,各揣心事。想必下一次将很难在这种安宁的场合见面。


 


“教授,谢谢你!”Wanda说。“我知道是你瞒着老师们偷偷把邀请函寄出去的。”


Charles哑然失笑,“无论如何,Erik都是我的老朋友。”


——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事实。


 


End


 


++


 


- 学院全名: Xavier's School for Gifted Youngsters, 因此教授说是“礼物”。


- 《Best Day of My Life》也是我毕业典礼上放的一首歌,好怀念XD


- 看了动画后发觉老万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儿控,对快银却总是一脸嫌弃2333明明长得那么像! 


- 第一次写Wanda和Pietro,希望OOC不严重。


- EC的相处想按照原著中的感觉写,romance的成分好像很少_(:зゝ∠)_



评论

热度(92)

  1. 无粮莫方aoiselin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