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陆花】鱼眼里闪过了一道诡异的光

槿画:


阅文需知:恶搞、恶搞、恶搞。重要的话说三遍。请勿深究BUG。吃瘪陆x腹黑花。OOC慎。


结尾注释:没有特别含义,和高考阅读理解一样,博君脊背一凉。


 


陆小凤最近很倒霉。


倒霉到什么程度呢,倒霉到逢赌必输,逢酒必醉,逢有钱就遭贼手。


花满楼问他:“什么样的小偷竟然比司空兄还要厉害?”


陆小凤的回答是,他前几天着了风寒,清水鼻涕拖得老长,头晕眼花直犯困,这样的状态下被偷实在很正常。


“唉我那天想吃条鱼来着。”他的眼神颇为可怜,说话间下巴尖已经磕到了桌面上,“结果身无分文,惨哪。”


花满楼虽然看不见,但就凭他这一句里的委屈劲儿,约摸已能将他的表情猜个大概。


“那不如这样,现下正是桃花时节,鳜鱼正肥。我这几日闲来无事,可为你做上一条吃。”花满楼说。


陆小凤“腾”地直起了腰杆,转眼已笑得春风满面:“哎呀花满楼,果然还是你最好了。”


花满楼微微笑着,两人默契至此,这份愉悦的心情自然也轻而易举地传递给了他。是以花满楼决定趁着兴头再邀几个友人,人多热闹,一点晦气不足为道。


他坐到陆小凤面前,提议道:“好时机不可多得,不妨邀司空兄同西门兄小聚。”


陆小凤一向知道花满楼并不喜欢西门吹雪,可他今日竟然破例邀他,这可不是好时机不可多得?虽然心下亦有犹疑,终抵不过一时雀跃,当下答道:“甚好甚好!”


花满楼见他欣喜,于是爽快道:“定在三日后吧。若我亲自下厨,还需准备准备。”


陆小凤没理由拒绝。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其实倒不倒霉这种事并不是一顿饭能解决的,而且花满楼也不是什么大罗神仙,对厨艺一无所知的人,一两天就学会烹煮这怎么可能。


所以其实所谓晚宴,一个花满楼加一个西门吹雪已经足够可怕,若是再多一个叶孤城和一条做得色泽诡异的鱼,哪怕是司空摘星这样喜欢讨小便宜的人,这种白来的餐食他也不想要。


但是等到陆小凤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五个人早就围着一张小桌坐成了个圈。


初上的菜里并没有一条鱼,且因为做法简单,尚算不得连看都过不去。只是要引导一个既不会使花满楼感到不适,又贴合西门吹雪口味的话题,实在有些累人。


陆小凤因为是最倒霉的那个,他此时并不很想让人知道这顿忽如其来的晚宴究竟是为了什么。更重要的是他有预感一旦说起倒霉之事,难免会提及他遭贼的前因后果,这真是太丢面子了。尤其是他身边还坐着一个贼的时候,简直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陆小凤不想让司空摘星找到把柄调侃他,心虚之下话就没有平日里那么多。西门吹雪一贯无话,叶孤城和他是同一类人,两个人像是两尊石头,指望他们开口那真是有如指望铁树开花。


司空摘星虽然聒噪,此时也找不到人应和。没人应和还在说话的,不是傻子就是不识大体,司空摘星显然不属于这两类范畴。


绕到最后还是花满楼开了口:“诸位难得驾临小楼,一定吃饱喝足。”


他的筷子指向了一盘青翠欲滴的菜,笑着招呼道:“我们开席吧。”


直到此时气氛虽然有些冷,但各位也总算得了主人的应允,大家都开始动筷子准备用吃这个动作来填补语言上的空白。


只有西门吹非常冷静而理智地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花满楼笑道:“莴笋丝。”


这个回答太寻常了,司空摘星和叶孤城心下的那一小撮焦虑都没好意思拿出来就被压了下去,筷子一顿也就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结果在大家把筷子松进嘴里后,原本平静的场面却忽然地被打破了。


首先出状况的是叶孤城,他的整个人当下石化在原地,嘴里的莴笋丝掉出了一小节吞也不是吐也不是,陆小凤在咳嗽中看见他的脸在短暂的时间里涨得通红,惹得西门吹雪赶紧提着壶给他接了杯水。


再是司空摘星,本来一见花满楼和西门吹雪这阵仗心下就有些后悔,再吃一口翡翠莴笋丝,眼泪直接不受控制地挤了出来,一个不小心筷子咔哒一声掉到了地上,咕噜噜滚出老远。


花满楼因为要尽宾主之宜,等着客人先动筷子,倒是一时间没有尝着自己的手艺,不知道这一干人已经被呛得快要飞升上天了,十分好奇道:“怎么了?”


就听西门吹雪冷道:“这菜中……”


花满楼不明所以,陆小凤却预感到这人说不出什么好话,多半是问这菜中莫不是有毒之类,立马打断他道:“这菜中为何放了这么多花椒?”


众人这才又去瞅了一眼那盘凉拌的莴笋丝,果然见到深盘边沿不起眼的地方堆了好些圆溜溜的小果。


花满楼笑得温和大方:“薛冰姑娘说江南气候潮湿,宜加花椒。”


薛冰……


四个尝过菜肴的男人直错觉当心一口刀扎得他们要吐血,这其中陆小凤是明明白白猜到花满楼是被这丫头片子坑了,西门吹雪他们却觉得此时的花满楼一下变得可怕起来,就连往日那笑容都显得别有一番深意。


司空摘星更是在心里泪流满面,若说西门吹雪素来与花满楼不和,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向来关系暧昧,一起报复了倒也合乎情理。可是自己呢,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冤比窦娥?


“薛冰姑娘……做菜好啊。”叶孤城忽然道。


如果不是时下局势紧张,司空摘星简直想要跳出来大赞叶孤城一番了。这话说得多巧妙啊,可以这样理解,也可以那样理解。而且以花满楼之通透,一定是能明白点什么的。


花满楼当然能听出叶孤城这句话有弦外之音,可惜他并不和在座的各位一样知道薛冰做菜的手艺极差,所以也只是试探般问道:“怎么,这菜不好吃吗。”


一边动筷子就要自己尝。


众人一水儿眼睛都亮了,急等着花满楼发现好自己带他们出去找店家吃。


可千算万算忘了还有个陆小凤。


陆小凤哪能让花满楼难堪,眼看这事儿瞒不下去了,连忙眼疾手快把那一盘子莴笋丝抢到了自己面前,连连哂笑道:“怎么不好吃,好吃得很。哎你们都别跟我抢,这凉菜我都包了。”


陆小凤这话说得十分豪迈,西门吹雪一众终于没忍住将目光齐齐投到他身上,神情里写满了“壮士英勇在下佩服”,以及“这约摸就是爱”的字样,直看得陆小凤想找台阶下也没辙了。


花满楼无形中得了开解,言谈间于是更从容了几分,抬起筷子来转向另一盘菜去夹,黑漆嘛唔的,看着吃下去就不会好受,急得陆小凤刚塞完一盘又抢过一盘。


“这是什么?”陆小凤问道。


花满楼答:“木耳炒鸡蛋。”


陆小凤终于放下心来,这黑漆嘛唔的原来不是加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只是把蛋炒焦了而已。得知吃不死,以陆小凤之大仁大义,焉有不吃的道理?


司空摘星看着陆小凤大快朵颐,竟有了些心惊肉跳之感,同时大为拜服,已在不经意间冲着陆小凤竖了好几次大拇指。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呢,一个对另一个说:“西门兄,喝酒喝酒。”


一个接过酒盏一饮而下,淡淡然道:“嗯,再来一杯。”


两个人一时间都成了这场景中的陪衬。


陆小凤无奈,他诚然是想喝酒的。花满楼酿酒的手艺可不比做饭,那真是精妙绝伦,多少人求着喝都还喝不到。现如今被人钻了空子胡喝一气,陆小凤的心都快碎了。


但就算是西叶二人此刻将这酒壶让给他,他也断然无法海喝,到时喝撑了吃不下东西,岂不折了花满楼的颜面?


倒霉啊倒霉。陆小凤在心里哀嚎。


但这霉是为了花满楼倒的,总算值得。


陆小凤吃掉了最后一盘菜。


他觉得撑极了。刚想跟花满楼说,既然菜都被他一个人吃了也不好饿着司西叶三人,不如带着他们外面补一顿,谁想花满楼忽然站起来转身下了楼。


隔了片刻又端上来个东西。


鱼!鳜鱼!


陆小凤想起来了!花满楼本就是将这鳜鱼作为重中之重的!


可他是实在是不想吃了,经历过超咸、巨辣、特麻、十分焦黑等一系列特级菜后,陆小凤甚至想要找个屋梁把自己吊上一吊。


他有些哀怨地用眼神示意西叶替他分担一下,可西门吹雪回过来的眼神显然是“本大侠没有拆穿就已经很给面子了”的意思,再看叶孤城还在“喝酒、喝酒”,也是个靠不住的主。


陆小凤的目光转向司空摘星的时候眼睛里已经带了三分哀求三分绝望,结果司空摘星万般不忍下,回了一个“天下皆知你和花满楼是怎么回事他的难堪你不解也得解不关我事”的眼神,低下头取过唯一一盘现成的瓜子嗑起来。


陆小凤无言以对,他愣愣地去看那条鳜鱼。


都不吃怎么行呢,总有一个人要吃的,要不然到几时才能化解这场尴尬。


陆小凤看了一眼花满楼,他在夜风中笑得很开朗:“陆小凤,这鱼是上好的鱼。溪水里打捞出来,水清见底。”


至少鱼是好鱼,陆小凤闭上眼安慰自己。


再睁眼时不知怎么的就对上了这鱼的鱼眼,他猛地发现这鱼眼里竟然闪过了一道诡异的光。


陆小凤打了个激灵,赶紧夹起一块鱼肉来。


这是什么意思?是说人生失意都到了这般田地,这么差的境遇都捱过去了,被偷钱袋真的是小事?


等等,这么看来被偷钱袋确实是小事啊。


……


不知过了多久,陆小凤终于吃完最后一口鱼,如愿以偿地昏厥在了桌上。失去意识前他又看到那只鱼眼,花满楼的声音从视线外传来:“陆小凤,陆小凤?你没事吧!”


此时倒听众人齐心协力道——


“没事,陆小凤就是吃撑了”、“吃撑了”以及“嗯”。口风异样统一。


 


【后记】


机缘巧合下,花满楼终于得知自己的厨艺其实不佳到了极点。但陆小凤受到鱼眼“再坏不过如此”的心灵指导,那之后不久已经奇迹般地摆脱了霉运。


不管怎么说花满楼的好心意也达到了最初想要的效果,所以他自己并未非常介意那次残害陆小凤直至昏厥的光辉事迹,只是后来送了他十坛好酒,算是赔罪。


草长莺飞的江南,花满楼摇着折扇同陆小凤开玩笑,来来往往的过客几乎要以为他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


可陆小凤却不这么觉得,尤其是在花满楼一边笑得人畜无害一边和他开着玩笑的时候——


“不如下次我再做条鱼来吃?最近的手艺应该是有长进了。”


“别别别。”陆小凤惊道,“花满楼你已经够好的了,人无完人不必勉强。”


然后他看见花满楼的眼里也闪过一道诡异的光,和那天鱼眼里的一模一样。

评论

热度(110)

  1. 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槿画 转载了此文字
  2. 墨团子槿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