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太太的lofter账号:皮仔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双关年下】黑暗共渡

Sampat:

想写哥哥对弟弟的一些依赖吧。或许只有在关宏宇面前,关宏峰才会有柔软的一面
——————————————————
关宏宇很久没有和关宏峰见过面了,他的物流公司开得风生水起,他哥的案件也是一个接一个的停不下来,要不是他被陷害,估计俩人过年都见不了一回。

一开始关宏宇根本不知道他哥有黑暗恐惧症这种病,俩人住一起的时候他哥永远要开一盏小台灯睡觉,关宏宇几次让关宏峰关了,永远被拒绝。

这天晚上关宏宇誓要刨根问底一番,心里打好了主意实在不行就武力镇压。关宏宇洗完澡先往床上一躺,睡在了台灯那边。关宏峰一进卧室,脚步顿了一下,走到床边坐下:“你为什么睡我那边?”

关宏宇侧躺在床上看着他哥的背,随口胡诌:“我有些认床,想换个方位看看。”

关宏峰看了关宏宇一眼,慢慢躺下,闭着眼说:“都这么几天了我看你睡得挺好啊。”

“反正我今晚想睡这边儿。”关宏宇扯过被子盖在脸上,见关宏峰没接话,又闷声闷气地说:“哥,我那伤疤好痒。”

关宏峰拉下被子,凑近了观察着关宏宇右脸上那条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疤,吹了吹:“在长肉了,你别挠。”

关宏宇被脸上那突如其来的冷风惊了一下,带着薄荷味的他哥的气息近在咫尺这个认知让他僵直了身体。关宏峰也觉得两个大老爷们儿这样不妥,有些尴尬想挪开,却被关宏宇叫住:“哥,还痒,你再帮我吹吹吧。”

关宏宇心满意足地享受着哥哥的爱护,待到关宏峰也躺下了,他便抬手关了灯。

“哥,开着灯睡觉难受,我关灯了。”

旁边的人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渐渐加重的呼吸声透露着关宏峰状态的不对劲。

“哥,哥你没事儿吧,怎么了?”关宏峰全身抖得厉害,关宏宇再迟钝也知道这情形不对劲了。

关宏峰咬着牙关,他知道关宏宇就在身边,可是他不敢睁眼,怕一睁开眼睛又看见伍玲玲满身是血的样子倒在他面前。

颤抖的身体被抱进一个温暖的胸膛,耳边是属于关宏宇的焦急的声音:“哥,别怕别怕,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儿啊哥,我在呢。”

关宏峰的呼吸还有些急促,但他已经能说出话了,用有点沙哑的嗓音说:“把灯打开。”

“好好,我开灯。”关宏宇右手抱着他哥,左手转过去把台灯打开,被黑暗笼罩的房间霎时亮堂了起来。

关宏宇低下头看着依然蜷缩在他怀里的哥哥,心里柔软的同时也止不住的后悔,他要是知道一没光他哥就这样,他哪能做这种傻事儿。

“哥,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有这病啊。”

关宏峰闭了一会儿眼睛,睁开之后推开关宏宇,坐了起来,“我没告诉你,所以你就开这样的玩笑?”

关宏宇被哽了一下,辩解道:“你不告诉我我当然要自己找真相了!”又看见关宏峰脸色煞白,关宏宇放低姿态,拉过他哥的手说:“哥,你也是,早告诉我不就没今天这事儿了吗。好了好了,快睡吧。”

“你去客厅睡吧。”

关宏宇知道自己这事儿做的不妥,可他此刻放心不下他哥,磨磨蹭蹭地起身,慢慢一步一步地挪着,“我走了,我真的走了?”

关宏峰有点冷,他仿佛还浸在刚才那湿冷阴暗的地方,看见关宏宇真的站起来要往外走了,他下意识拉住关宏宇的衣角,“⋯⋯”

昏黄的小台灯下,关宏宇抿着嘴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得这么开心,“行,哥哥让我留下,那就是天塌了我也不走,我一直陪着你。”

“你一天少干傻事,就算帮我忙了。”关宏峰侧过身背对着关宏宇,吐槽了一句。

关宏宇不乐意了,刚想把他哥翻过来理论一番,就瞧见他哥闭着眼的侧脸,很宁静的样子。

作恶的手往下挪去,轻轻搭在关宏峰的腰上,他正要发作,耳边传来关宏宇的声音:“哥,晚安。”

身后贴着一个热源,关宏峰也觉得不冷了,勾起唇角说:“晚安。”

一夜好梦。


FIN

小剧场


第二天关宏宇发现自己睡在地上的时候是愤怒的,当他看见关宏峰憋笑的样子就知道是他哥搞得鬼,可又觉得他哥那样很可爱,于是只是骂骂咧咧了一句床太小了。

床:我小不小你不知道吗?




评论

热度(143)

  1. 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Sampa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