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粮莫方-学习最重要

转载@诶皮太太在微博上的作品

太太的lofter账号:皮仔

最吉祥,是有粮ヘ( ^o^)ノ\(^_^ )安心看文,拒绝撕逼

猫咪中毒ing

【白夜追凶|双关】停电(下)

次韵狂魔元微之:

*双关年下


*ooc,文笔渣


*微车




  天阙酒吧位于莲石东路入口处,闪着粉红色耀眼的霓虹灯,即便是阴冷萧瑟的秋日,也依旧如夏夜一样热闹非凡。关宏宇从前也光顾过,晚上十一点半,会迎来第一波人流高峰,莲石东路是夜总会和酒吧聚集的地方,他对这儿最是轻车熟路。



  关宏宇带着周舒桐赶到天阙酒吧门口的时候,周巡已经在车上等得睡着了,他裹了裹大衣敲开车门,“还睡呢?”



  “摇了半天,都是鸡。”周巡揉着眼睛对关宏宇嚷嚷。



  这起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是这手法极其残忍,三位死者都是生'殖'器被完全割断后才死亡的,想到这儿,正在查看附近人的小汪打了个哆嗦又把手机关了。



  “周队,你说这靠谱吗?”小汪蹭到了周巡跟前。



  “把车开到莲云巷。”关宏宇看了眼手表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周舒桐赶紧跑去开车。“你们也撤,找个隐蔽的地儿。”



  半夜三四点,正好是散场的时候,莲石东路附近的夜市刚收,卖豆浆油条的早餐摊就已经摆了出来。而附近几所酒吧后门正对的莲云巷则闹中取静,幽寂无人,甚至连路灯都没有。



  “来了!”关宏宇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他点开看是一个学生模样的自拍头像,女孩头上p着两个粉红色猫耳朵,上边显示着距离200米。“捡尸”的男人大多瞄准的都是初来夜场的女大学生群体,凶手自然也是看中这一点来伪装自己。



  关宏宇想的没错。



 「小哥哥,咱们去哪约?」三句话之后那女孩切入了正题。



  关宏宇笑了笑,把手里拿着的啤酒一饮而尽,“小周,你别跟着了,我到酒店给你们消息。”说完他刻意把自己的头发捋得凌乱了几分,脱掉大衣之后活脱脱一副小痞子样儿,关宏宇往前走了两步,四周观察了会儿,便在天阙酒吧的后门口给了一戳。



  “小哥哥怎么蹲这儿。”来人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上身是一件浅灰色V字领破洞毛衣,下身穿着条黑色短裙,头发把脸遮了大半,走得一步三晃,周身还带着浓烈的酒气,要不是关宏宇看出她神色清明,可真要怀疑自己猜错了人。



  关宏宇抽着烟站了起身,赶紧上去勾住了那女人的腰,“这不是等人呢。”



  “肯定不是等我。”那女人也不躲,任由关宏宇的手在她腰上乱摸。



  “怎么不是等你,今儿个就是等你的。”关宏宇对着她喷了口烟,随后便把烟屁股扔了,腾出一只手来打车。
  


  关宏峰在家里总是心神不宁,他知道关宏宇去处理的是个小案子,但就是翻来覆去一晚上都没睡着,快五点天还没亮,关宏峰拉开帘子看了眼窗外,依旧是阴云密布没有一丝光亮,他便起来悄没声息的洗了个澡。
  



      关宏宇跟着这女人进了一家莲云巷附近的小旅馆,路上他偷摸给周巡发送了定位,既然有特定的地点,看来是团伙作案了。许是半年没有踏足夜店的缘故,警惕性少了很多,关宏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药倒。他的生'殖'器正慢慢的涨大被牛仔裤略微发硬的布料摩擦着,下的是春'药。



  那女人坐在床头自顾自的喝着水,发现关宏宇起了反应后,她贴到了他脸前,拉开关宏宇的裤子拉链,把手伸了进去,“爽吗?”




  “别着急,咱们再喝一杯。”说着把刚才倒好的酒塞进了关宏宇手里。




  关宏宇含进了嘴里,一直没有咽下。
  



  [马上回来]



  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的关宏宇用大衣盖着自己双腿间肿胀的东西给关宏峰回了条短信,他的眼睛有些发红,刚才幸好周巡他们破门及时,抓了个现行。



    两杯酒,一杯是春'药,一杯是迷'药,为的是等那些男人完全勃'起之后,再用小水果刀一点点割掉他们的生'殖'器。



  关宏宇心有余悸,也没想再给他哥试探一下周巡,跟周巡打了个招呼说自己不舒服就赶紧溜了。



  “你怎么了?”关宏峰听见客厅的响动赶紧光着脚从厕所跑出来,带了一地的水渍。



  “没事,哥,我进去洗澡。”他一进家门就戴上了白手套,把大衣脱到了沙发上。



  关宏峰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叮嘱关宏宇不要用淋浴。



  “啊哈……”关宏宇此刻正脱的一丝不挂,唯独两腿中间的玩意儿顶得高昂,他都快撸'脱皮了也'射'不出来。



  关宏峰一把拉住了关宏宇的胳膊,但他力气不敌上过武警学校的关宏宇,尤其又是此刻。“你被下药了!”



  关宏宇的眼睛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跟小时候似的一副被人欺负了可怜巴巴的样子。



  “哥…帮帮我…”关宏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来,他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比发烧还要难受。



  他没有理智,可关宏峰还有理智,这回事怎么帮,难不成要帮他叫鸡?关宏峰把厕所镜子前的浸了冷水的白毛巾搭在了关宏宇的那玩意儿上,他目光躲闪也不去看关宏宇。



  “哥,我不行了,我'射'不出来,我要憋死了。”关宏宇喘着粗气小声的嚷嚷,他的鼻息已经越来越沉重,身上的汗珠子也不断的滑落到关宏峰的手上。



  关宏峰正在帮他。




  他不敢看关宏宇,关宏宇却瞪大了眼睛看他,“哥,你不能喜欢周巡。”



  关宏峰的手顿了顿,“我不喜欢周巡。”



  关宏宇突然伸手去摸关宏峰的疤痕,蜿蜒如一条弯曲着身子的蛇盘踞在他颧骨上。当初拆线的时候,关宏宇还打趣说,他哥看起来像黑社会老大,他是老大的弟弟。



  关宏宇的手心滚烫,他突然捂住了关宏峰的眼睛,关宏峰的睫毛在他手心扫了两下,一种酥麻的感觉传遍了他全身,“哥,我好像要'射'了。”



  关宏宇顺着他的脸摸了下去,蜜色的皮肤上残留着淡淡的薄荷沐浴露的味道,关宏峰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别闹。”



  关宏宇的童年时光里总充斥着这句话,十二岁的时候,晚上睡着身体起了变化不由自主去蹭关宏峰的时候——关宏峰也说了这句,还一巴掌呼到脑袋上把他扇醒了。



  关宏宇不理他,凭着自己的蛮力把关宏峰顶到了墙上,把手伸到了关宏峰的裤子里,“你也'硬'了。”关宏宇挑着眉毛把自己的玩意儿顶到了他哥的裤裆里。



  “管好你自己。”关宏峰推不开他,但把自己的内裤拉了上去。



  关宏宇不依不饶,隔着一层布料把他们两个人的东西都握在手里,他磨蹭了许久才'射'出来。



  “你给我洗内裤。”关宏峰无语的瞪了一眼他弟,脱下了深蓝色的内裤扔到了关宏宇怀里,洗了个手就去做饭了。



  烤面包片的香气弥漫在客厅里,关宏宇洗完澡刚从卫生间出来,就闻见了这股味道,“怎么又吃这东西。”



  他拿筷子戳了戳烤的焦黄的面包片,抬眼看着面无表情给面包上涂抹草莓果酱的关宏峰。



  “哥,幸好我的家伙还在,不然可得你自宫了。”
  
  



————————————————
(感觉并不敏感,求乐老师放过我)

评论

热度(156)